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克莱因瓶(8) おだて乱搞,应该会走向3P但最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くりへし。 现paro注意,角色较崩坏注意。 感谢大家的留言(鞠躬)会写完的! | | | | | 回家之前,长谷部脱掉外套反复确认上面没有留下气味,才打开了家门。“我回来了。”“欢迎回来。”俱利伽罗坐在客厅,正在做第二天的作业的样子。长谷部把包随手放在一边,脱下外套:“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没什么特别的。”“那就好……还习惯吧?”“和以前一样。”长谷部脱下外套,去给自己倒水时,看到了那个蓝色印花的杯子。“那个……广光。”“怎么?”长谷部停顿了一下,问道:“如果以后和光忠... 8 68
1 45
【烛压切】生理课 CP16发放的无料 CP 烛台切光忠x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第一人称注意 我们并不是因为对人的身体感兴趣才成为付丧神的。然而有很多东西的确是人才拥有的。 漂亮的容姿,打扮的机会,愉快的交谈,丰富的感官……无尽的享受。比如我身边的这个人,大概就是很享受的那类吧。 更多的时候我都是静静地看着他,和他在本丸的各个角落擦肩而过。他和身边的所有人都笑眯眯地问好,照顾着需要照顾的人,无论何时都把自己打扮得干净利落。然而他似乎认定了和我讲不来话,不会和我主动交谈。他不怎么谈自己的感受,仿佛世间的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帅气来解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很喜欢他的自信。 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别... 13 387
6 41
【おだて】克莱因瓶(6) おだて3P预定。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くりへし(可能会逆不过还早)。 现paro注意。 燭へし有点肉。就一点。 | | | | | “放手。”长谷部拍开光忠的手,“你还好吗?脑子没问题吗?” “长谷部君……你才是不要装傻啊。”光忠丝毫没有退却,继续伸手捧住长谷部的脸,“就算装作要拒绝我,我们之间也只有一种结局。” “长船光忠,你……”长谷部咬牙切齿地说。 “……长谷部君。”光忠凑到长谷部的耳边,温柔地低语着。 大概恍惚了三秒左右后,长谷部突然失去了反抗的欲望。他突然意识到一切都像光忠说的那样,其实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而且也在过去屡次发生。时间虽然... 22 96
【おだて】克莱因瓶(5) おだて3P预定。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へしくり/くりへし(未定)。 现paro注意。 本章燭へし。 | | | | | 接到自己被开除的信息的时候,光忠并没有很惊讶。但他想了很久,觉得实际上的确什么都没发生,心有不甘。决定解释清楚的他,约了长谷部去吃饭。 然而长谷部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光忠也没打具体的算盘,约好了店,买了新衣服,空出了时间,当天打扮了一番便开车去接他了。 长谷部刚下班,穿着通勤西装站在公司门口。见到光忠的车,他看了看手表:“晚了十分钟。” “路上有点堵车。怎么?这埋怨男朋友迟到的语气。” “和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迟到了是事实。... 24 76
【へしみつくり】克莱因瓶(4) おだて3P。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へしくり/くりへし。可能会有逆不过一切尚早。 现paro注意。 光忠略微有些崩坏,不好意思。 | | | | | 俱利伽罗吓得满脸通红,跳着站了起来,看着光忠。 “怎么?吓到你了吗?”光忠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你大概会那么想。” “你……你……”俱利伽罗卡了很久,还是什么都没有讲出来。 “……别在意。当我什么都没问吧。来,坐下来继续做题?” 俱利伽罗的脑中还是一片混乱,但还是听话地坐下了。他拿起了笔,但精神上还是有些恍惚的。 “要不我们换换脑子,做一下数学?”光忠抽出垫在下面... 28 97
19
【压切主】难偿所愿 压切长谷部x审神者(♀) 上次《如愿以偿》(上、下)的后续。 不是毒,是药。真的是药。 长谷部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为了写作方便定的性别,意义不大。 OK? | | | | | ———————————— 从审神者说放弃“主人”的身份,已经过了一阵子了。 我们度过着安详和幸福的日子。无论是出阵、远征还是内番,都不需要我了。我只需要在她身边就好了。虽然还是近侍的身份,但感觉上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我是特别的。只有我在这里可以用名字称呼她,而且能和她同进同出。其他的刀剑偶尔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然而我并不在意。 我不知道她具体在期待什么,但是... 54
【へしみつくり】克莱因瓶(3) おだて3P注意,虽然目前还不是3P但是以后他们肯定会3P的,不能接受的千万别看马上点叉。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へしくり(可能会逆不过一切尚早) 现paro注意。 | | | | | 长谷部想把自己空余的所有时间都用来陪俱利伽罗。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判断这个“空余”的概念。平日脑子里永远想着没有止境的工作,然而周末的时候也不能和他讲上太多话。 两个人的对话永远都是一问一答的程度,能够交换的信息量还不如一次对视得来的多。长谷部经常看着他的眼睛,试图了解他真正的心情。可俱利伽罗心情的表达又是那么的微妙。 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呢? 长谷部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着烟,看着外面明... 15 45
【烛压切】行方不明 烛台切光忠x压切长谷部 R15,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 不是通常意义上很美好的故事,阅览注意^^ | | | | | 把所有的短刀们都哄去睡觉后,长谷部关上了房间的灯,然后拉上了门。一天的的工作终于结束了。 他解开衬衫最上的两颗口子,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照例来到了厨房。烛台切正拿出酒和下酒菜,摆在桌上。 “辛苦了~”烛台切给他倒上了一杯酒。 “你也辛苦了,每天给这么多人做饭。” “我有很多人帮忙嘛。再忙也比不上一个人想拦所有活的你啦。”说着,烛台切也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长谷部拿起酒杯,浅浅地尝了一口:“不过也真是辛苦你了。” “我倒是很懂你想给主人做... 22 187
【へしみつくり】克莱因瓶(1) おだて3P注意,虽然目前还不是3P但是以后他们肯定会3P的,不能接受的千万别看马上点叉。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叔侄我还没想好(。 现paro注意。 | | | | | 说实话,在看到长船这个姓的时候,长谷部就应该起疑心了。活了这么久,他也只遇到过一个姓长船的人。 “长谷部君?” 听见呼唤的时候,长谷部抬起头,看见那个人笑眯眯地朝自己走过来。 ——果然是这个人。 光忠坐在了长谷部的对面,笑眯眯地让服务生拿来菜单,然后解开了外套的扣子:“长谷部君,好久不见了。” “……啊,是啊。”长谷部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人,突然连喝东西的兴趣都没有了。还是和以前... 4 81
3 23
【压切主】如愿以偿(下) CP压切长谷部x审神者 轻微乙女风味,有糖 审神者的性别不用在意,当它是草履虫都可以 澄澈见底的清水 审神者第一人称注意 OK? | | | | “主人……”他细声呼唤着我。 我回过头看他。他的表情没有带着笑,而是带着一层浅浅的忧郁。我第一次看见他露出那样的表情。 “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安的事情了吗?” 你做的每一件事都让我不安。我本想这么说,但他那样的表情让我说不出口。我转过身去,开始思考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如果有什么事情触怒了主人,请给我下命令。” 很好,又是主人,又是命令。 “主人……” “……闭嘴。给我离开... 4 37
【压切主】如愿以偿(上) CP压切长谷部x审神者 不是乙女向但也不是腐向,没有什么糖 审神者的性别不用在意,当它是草履虫都可以 澄澈见底的清水 审神者第一人称注意 OK? | | | | | “我叫做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都会做到的。”第一次见到压切长谷部的时候,我只是普通地觉得,又是一把忠诚的刀啊。话说真的什么都能做到吗?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吧。带着些许疑问,我也只是匆匆地把他编入了远征的队伍,然后继续按照以前的编排出阵。“请交给我吧。我会给你最好的结果的。”他说着让我放心的话。我只是随意地回应了一下,然后看着他带着队伍离开。而回来之后,他又告诉我,“得... 1 61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