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警探组】替芯(上)

底特律/警探组

日后谈小甜饼,童叟无欺

汉克的笔写不出字了。他拆开笔,发现笔芯里的墨水已经见底。他一时想不起这支笔是在哪里买的,哪里能买到新的笔,或者替芯。他摊开手里的记事本,一页一页地翻着发黄的纸张,上面记着一些有的没的购物清单、案件记录、算不上日记的零碎句子。这本记事本陪了自己不少年头,在电子屏幕还没有取代一切的时候,它派上过更大的用场,上面有好多关于红冰的关键信息。只是现在自己连一支写字的笔也找不到。
还有什么?纸质书……书签……笔筒……这些东西都去哪儿了?以前它们满大街都是。
汉克把手里的笔装了回去,却没有扔掉。他明白这也算是一种小小的装置,工业时代的产品。自己也不会怀念用羽毛笔的时代。
稍加收拾,汉克就出门了。

汉克坐在长椅上。春日和煦的阳光透过新叶洒在他的肩上。公园里有小孩在玩耍,嬉笑声不绝于耳。如果不是闪烁的蓝圈,汉克甚至不会想到陪伴者仍然是仿生人。
仿生人反抗成功有一段时日了,和政府的谈判还在进行中,然而人们的生活却意外快速地回到了过去和平的状况。甚至在汉克的眼里,少了那些抗议和奴役的行为,显得更加和平,甚至有几分不真实的意味。
康纳准时来到了约定地点。汉克低头看了看时间,四点半,分秒不差。
“副队长,好久不见。”
“我还在想,你会不会迟到。”汉克耸耸肩,“看来是我瞎担心了。”
“我当然不会迟到,迟到是不礼貌的行为。”康纳认真地答道。
“不不不,我们并没有约好去看电影,或者去预约好的餐厅。迟到是很正常的事情,很多人都会晚到。”
康纳语气坚决:“也许有人会晚到,可是也有人会早到,也有人会准点到。我选择准点到,这不能说明什么。”
“我明白你想证明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仿生人的心情,”汉克懒得看他,摆摆手,“先坐下吧。”
康纳轻巧地坐在他身边,同样面对绿地上玩耍的孩子。
“所以副队长现在还是按心情上班吗?”
“……所以你刚才其实想强调我不礼貌?”
“不,我只是想了解你生活的近况。这是社交礼仪。”
汉克质疑地瞪了康纳一眼,然后才慢慢地回答:“有提前上班。最近事情很多,警察的工作可不少。到这个地步,反对仿生人的激进派也按捺不住了。可我觉得这是政府的问题,不该把火撒到仿生人身上。”
“还有红冰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得到解决,不管是人类还是仿生人,都容易处在危险的状态。”康纳说完眨眨眼,“所以‘提前’上班指的是比以往的时间提前,还是指比正常上班提前?”
汉克眼睛一闭靠在长椅上:“天哪拜托,康纳,你能不能顺着我的思路讲话?”
“我在关心你,副队长。你的出勤状况和你的生活作息息息相关,我认为这比我直接问你有没有戒酒要委婉。”
“可是你这不是还是直接问了吗?”汉克小声念了几句脏话,“还有,你那‘副队长’能不能改口别叫了?你已经不是我的搭档了。”
“可是你依然是副队长。”
“是的……客观上说我仍然是,可是你不需要对我用职称称呼了。”
“……你在意你没有升上队长?”
“哦拜托……我的意思是……叫我汉克就好了。”汉克抿了抿嘴,努力做出自然的样子,“就像朋友那样。”
“明白了。”
“这不是命令。”汉克补充道,“而且你可以回答得随意一点。”
康纳点点头:“如果不是命令的话,是不是我仍然可以叫你副队长?”
“叫·我·汉·克。”这是命令的语气。
“我明白了。”
汉克叹了口气。可恶的仿生人。他不明白这是正常情况,还是康纳故意在气他。但是无论如何,如果康纳一下变得善解人意,自己也会觉得恶心吧。
“所以呢?你最近过得怎样?”汉克朝康纳昂起头,“那个什么……马库斯?你和他在一块吧。”
“是的。显然,仿生人内部又很多事情要处理。而且和模控生命也有一系列的交涉,例如零件、蓝血、软件问题等等。这些都是马库斯在负责。”
“哦?不是你去交涉吗?”
“他们觉得模控生命会找机会把我报废掉。”康纳低下身子,握住自己的手,“虽然我认为自己现在对于模控生命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他们已经失败了,异常仿生人的调查也结束了……但你知道的,人类有更多更强烈的情绪。愤怒,然后报复,之类的。”
汉克点点头:“听起来你似乎一下子很了解人类了。”
“大多是马库斯的意见。”康纳过了会儿,抬起头,“但我确实……怎么说。失去了目标。”
“嗯,嗯。”
“我不知道之后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似乎也没有需要我追查的案件了,我也不太适合和人类谈判。”
汉克笑出了声:“你知道吗,有的故事里,警察会为了有案可破去制造案件、甚至杀人。”
康纳也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眼睛也亮晶晶的。受过训练的汉克能看出人类的真笑和假笑,但是他不知道这笑容是计算的结果还是来自无法解释的反应。
“所以说,你可以理解我了。”汉克也笑得真挚,“人在这种时候,就会想着自暴自弃。酗酒、吃垃圾食品、甚至是弄点红冰。没有命令,没有程序,大多时候人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只是一直胡思乱想。”
康纳有些疑惑地望着汉克:“所以人类也不快乐?”
“自由也是一种不快乐。”汉克点点头,“但总是好的。你有选择快乐或者不快乐的权利。你知道真正的快乐是什么。”
康纳头上的指示灯转为黄色,闪了闪。他望向天空。“我最近唯一在做的事情——或许不算事情,就是回忆过去我们一起探案的日子。虽然故事的开头不是很好,但是一切都很有趣,很有意义。我怀念那些日子。”
汉克没有说话。他已经讲过康纳改变了他自己,没有必要再说第二遍。可他也知道,那些时光同样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或许我们还可以合作。”康纳笑着眨眨眼睛,“警局还需要处理什么仿生人有关的案子,或者需要仿生人的时候,我可以帮忙。”
“好的,如果有的话。”汉克知道这不是一句客套话。
两个人陷入短暂的沉默。除了春风吹拂树叶,只能听见孩童的嬉戏声。有个孩子在吹肥皂泡,那些泡泡一出现就被吹到很远的地方,孩子们怎么跑也追不上。
“对了,汉克。”康纳把手伸进了口袋,“我给你带来了礼物。”
“礼物?仿生人也会送人礼物?”汉克皱起眉头。
“是的,虽然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康纳从口袋里拿出的,是一个未经包装的盒子。
汉克张大了嘴:“这是……一盒……笔芯?”
“是的。之前在你家的时候,看到了一支用完的笔……我猜你需要他。”
在惊愕下,汉克接过了这个盒子。就算仿生人靠计算行动,这已经是天算的巧合了吧。他并不能知道自己出门前刚发现笔用完。
除非他在监视我。
无论如何,“谢了。我正好需要它。”汉克笑着收下了盒子。拿过来时它摇晃了一下,听见里面咔咔的晃荡声。“现在弄到这些不容易吧?”
“底特律的确没有这个型号。我在网上买的,花了三天送来,今天上午刚到。”
“所以你今天约我见面?”
“是的。”
“就为了送我一盒笔芯。”
“没错。”
汉克盯着康纳,摇了摇头。“我真搞不懂你们仿生人在想什么。”
“当然不只为了送你……你知道,如果我直接把地址定在你家里也可以,只是我希望见你一面,然后亲自送给你。”康纳解释着,“我想看到你。知道你最近过得怎样。”
“亲自见到?然后亲自分析?确定我是不是还在酗酒?”
“还有吃垃圾食品。”
汉克若有所思地点头,然后盯着眼前的仿生人:“你晚上要不要来我家?反正你也无所事事对吧。”
康纳依旧是一脸正直的表情:“我之前已经去过你家了。”
汉克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你从正门进来的吗?那不叫‘来过’,是叫‘闯入过’。”
“可是我并不是有意闯入,当时正门没有人应答,而你躺在地上,我需要——”
“行了,闭嘴。我这是在邀请你做客,你愿意来就来,不愿意,就回去。”
“我愿意。”康纳几乎在汉克话音未落时做出了应答。
汉克看了看四周:“反正我也不想在餐厅坐在你对面一个人吃东西,不如买点带回去……就披萨好了。”
“可是汉克,快餐……”
“得了吧,我今天就想吃披萨!披萨是很好吃的食物!你只能看着我吃!只能分析热量!这是人类才有的快乐!”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我要声明蓝血也能让我感到愉悦和安宁,恐怕人类是不能享受的……甚至连消化吸收都不能。”
“闭嘴吧康纳,我想到你到处乱舔的样子现在还觉得恶心!”


tbc

评论(4)
热度(78)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