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克莱因瓶(8)

  • おだて乱搞,应该会走向3P但最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くりへし。

  • 现paro注意,角色较崩坏注意。

  • 感谢大家的留言(鞠躬)会写完的!


|

|

|

|

|


回家之前,长谷部脱掉外套反复确认上面没有留下气味,才打开了家门。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俱利伽罗坐在客厅,正在做第二天的作业的样子。
长谷部把包随手放在一边,脱下外套:“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没什么特别的。”
“那就好……还习惯吧?”
“和以前一样。”
长谷部脱下外套,去给自己倒水时,看到了那个蓝色印花的杯子。“那个……广光。”
“怎么?”
长谷部停顿了一下,问道:“如果以后和光忠一起生活,你会抗拒吗?”
俱利伽罗睁大眼,然后站了起来:“你在说什么?”
“没,我是说如果我以后和别人在一起了……比如结婚生子了,你会介意吗?”
俱利伽罗皱着眉看着长谷部:“我记得,昨天……”
“不好意思,我累了。”长谷部把杯子放回了原位,“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叔……叔……”俱利伽罗小声叫着,但是长谷部已经拿着外套和公文包离开了。俱利伽罗也收拾好了自己的英语作业,关掉了客厅的灯。回到自己房间前,他看着对面长谷部的房间的深棕色房门,开始思考自己是家人,还是房客。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又惊觉这里原本应该属于另一个人。如果真的像长谷部说的那样,原本的主人回来了,自己又算什么?
……就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吗。


“所以说?为什么还是来找我了?”
“你要对这一切负责。现在我们家被你搅得一团糟。”
办公室里,俱利伽罗端端正正坐在光忠的面前,捏着拳头。
“长谷部又怎么了吗?”
“……”
“你昨天是不是还说过不要插手?”光忠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我是不介意的,毕竟你还是个孩子。”
“不要把我当小孩。”
“不,你就是个小孩。”光忠眯着眼看着他,“不然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因为我是经验丰富的大人啊。”
“我们先……不谈这个。”俱利伽罗犹豫了很久,也没把昨天晚上长谷部说过的话说出口。是的,面前的这个人是最大的敌人,但是无法消灭,也只能反过来借用他的力量……“我想和他更进一步,该怎么?”
“更进一步?什么方面的?”
“让他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上他。”
“认真点。”
“我没有开玩笑。”
“我也没有……”
光忠换了个姿势撑头:“那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有用的消息?我只能负责地说我和他是这样开始的。”
“你……”俱利伽罗忍住了爆粗口的冲动,“……就不能正常点吗?难怪他这么讨厌你。”
“他既然讨厌我,你干嘛还来问我?”光忠抬起手整理着自己的刘海,“然后他如果真的讨厌我,干嘛还和我一起住那么久,现在还三番两次来见我?”
“三番两次?”
“他昨天还来找我了呢。”光忠有些得意地笑着,“怎么,他没告诉你?”
俱利伽罗怔了一下,然后涨红了脸:“你……你到底是想要怎么样?你不是希望我和他……”
“我并没有表态啊?我只是看出了你在想什么罢了。”光忠随手比划着,“你和他都超容易懂的。”
“也就是说你……完全……都……你……”俱利伽罗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光忠拿起手边的手帐:“周末要来次家访吗?”
“什么?”
“去你家解决问题。”


俱利伽罗还是答应了光忠的“家访”。但是他竟然想通了光忠的思路。光忠从一开始通过回忆和长谷部的往事,就是在刺激他,然后自己行动之后,再用别的方式刺激他……总之就是在告诉他“你怎么样都赢不过我的”。
那个家伙实在是太享受人混乱的样子了。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可恶的人……
俱利伽罗看着回到家的长谷部,对他说:“光忠……他周六要来家访。”
“家访?”长谷部提高了音调,“到这里来还能访什么?而且我这周末要去出差,你知道的。让他改时间吧。”
“没事,他只过来关心我一下……”
“不行。”长谷部冷淡地回绝到,“家访时家长不在是什么意思?我不能让你们单独相处。”
“你不是昨天才说以后要一起住的吗?”
“那个……是……”长谷部扭过头,“我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看你的。总之他那个人很麻烦的,你不要像我……不,不要跟他多接触。”
俱利伽罗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两个都像喜欢他一样。”
“什么?”长谷部突然绷紧了身体。
“都跟对方说着不要跟那个男人见面,然后自己偷偷摸摸地去见。”
长谷部想要反驳,但是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话:“可是我跟他见面,都是……为了你……”
“但是我都说过了,不要和他见面了吧?你昨天,还是见了他。”俱利伽罗耸耸肩,“不过没事,这周过去了就扯平了。我也是去警告他的,不要担心。”
长谷部没有说话,似乎对被发现的事情感到有些难堪。
“之后我们就摆脱这个男人好吗?”俱利伽罗凑近过来,“我们来拉个勾。”
长谷部并没有伸出手:“可是他还是你的班主任……”
“只是临时的,很快就会不是的。”俱利伽罗心想,当然主要问题是在你身上。
长谷部慢慢地伸出手:“我只能答应我不去见他……他过来找我也没办法。”
“只要不再想着让他再进这个屋子就好了……你看,这里只有两个房间,现在只能住下你和我。”
“你……以后是要离开我的。”长谷部突然收回了手,反而去摸了摸俱利伽罗的头,“这里会只剩下我一个人的。”
“我不会离开你的……!”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我只是你人生很小的一部分。”长谷部缓慢地说,“你会有你自己的生活的。”
俱利伽罗浑身都颤抖着,但是没有说话。他也无法对未来的事情作出任何保证。
“不早了,去睡吧。我去洗澡。”长谷部又伸出手揉了揉俱利伽罗的头。
俱利伽罗抓住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了。
长谷部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怎么了?”
俱利伽罗凑了过去,吻了长谷部的脸颊:“……谢谢你。”
尽管感到有些害羞,但长谷部还是露出了些许笑容:“行了,去睡吧。”
过了一阵,俱利伽罗才松开紧握的手。



————————————————
“就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吗?”
(3P就好啊!)
下次有肉!

评论(9)
热度(67)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