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逃兵(1)

夏夏点的烛审

不过你要说是烛审就是,觉得不是就不是……

参考了莫迪亚诺的《地平线》

烛台切的第一人称

背景之类的各种胡编乱造……不要在意(


大概是二十年前,或者三十年前……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我曾经多次走过这个地方。那个时候这里刚被战火烧过,树木和草地都是焦黑色的。秋天萧瑟的风一直吹着,我看着她披着白色的头巾从东方向我走来。头巾被吹得很高很高,她扯着头巾的手臂从袖子中露一小节。
她来见我的时候身边总是跟着两把别的刀,一把是一期一振,他的黑披风几乎和背景融为一体;另一把应该是加州清光,只有他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的姿势很特别。见面时,一期一振总是带着憔悴的神情来问我,为什么不加入本丸。我反复解释着,我已经不参与战斗了。但是他每次见到我的时候,总是会劝我加入。到后来,我不会和他多说一个字。
她站在他们中间,只是静静地听着,然后等该说的交代的讲完了,他们离开了,才开始对我说话。
就算对我说话,也没什么有意义的话。她大概也不想对我抱怨关于战争,关于本丸,关于审神者身份的任何东西。有时候我们只是在被烧毁的那栋不知道是谁的房子的门槛前坐着,看着太阳从山上渐渐地落下。
她显然是很懂得和刀剑交流的。但是我之前服侍过的主人,包括审神者都是男人。如何和女人交流,我其实是不太清楚的。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不会对我有任何要求。
风吹过的时候,会吹起很多灰烬。我会把我衣服上的灰烬都拍去,而她总是用头巾捂住口鼻,有时候还会咳嗽几声。她的咳嗽声停止后,世界里除了风声,仿佛不剩下任何能感知的动静。
有时候我会在沉默时回忆和她的初遇。当时我一个人走在这片荒原,没想到能遇到敌人以外的活物。她只身一人向我走来,也是这个打扮,头上的头巾蒙住了一部分脸。她显然也不想和我多说什么,打算就这样和我擦肩而过。但是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她知道了我是哪一把刀,我也知道了她不是刀,也不是男人,是个女孩。
“你在这里勘察吗?”她开口问我,“这附近的本丸都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刀也暗堕了,没什么人在的。”
“我看得出来。我不是附近的。”
“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也没用的……”
“留在原本的地方也没用。”我诚实地说。
“你是……背叛了?没有暗堕吗?”她即使这样说着,也没有显示出任何的胆怯。
“只是逃出来了而已。”
“的确,这样也是可以的……”她扯了扯头巾。
“你呢?”
她指了指东边:“我是那边的本丸的审神者。出来散散步。”
“一个人?会不会太危险了……”
“也不太远,而且其实也有人跟着……不过他们现在离我很远。如果你是敌人他们会过来的。”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她说的人。“要不我送你回去吧?看你一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也好。那就谢谢了。”她说完就开始往回走。我跟在她的后面。我们有节制地聊着天,保持着陌生人的距离。她那个时候给我的感觉是个有教养的姑娘,也许还很聪明。她不太愿意多看我,一直用头巾压着自己的脸。
走到中途,一阵大风吹来,把她的头巾吹走了。头巾被吹到好几米高的天上,我们两个都抬头去看,但是很快我就看向了她。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的头发长到背,被风吹乱。
“那头巾很重要吗?”
“是的……”她看向我,又看向越吹越远的头巾。
“那就去追吧。”我说完向头巾被吹走的方向跑去。
“……等等我!”我听见她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那天我们刚相遇,结果为了一条飞舞的头巾在焦土上奔跑了好久。最后头巾被吹到一棵三四米高的树的树枝上,我们又在树下折腾了好久才让它下来。拿到头巾的时候,她笑得很开心。但是我们在跑来跑去的时候,她就已经在笑了。
“这条头巾是外婆给我的。”她小心翼翼检查着头巾上有没有污渍和破损,“当然它也可以是一块披肩,也可以说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块布……但是看到它我能想到过去的很多事情,想到还有人在挂念我。”
“但是现在不能回到现世吧?”
“是的。”她展开头巾,重新披在头上,“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候,而且也没有回去的方法。”
“如果能回去呢?”
她沉默了一阵子。“想,但是不可以。”她转过头来问我,“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继续这样走下去吧。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也没有挂念我的人。”
她扯了扯头巾:“是吗……”
“天快黑了,我送你回去吧。”
她轻轻应答了一声,就起身了。我们向东方走去,那边的天已经很暗很暗了。走了一阵之后,我看到了远处有处亮着光的房子。
“你就住在那里吗?”
“是的。这附近只有这一处有人了。”
“在晚上太显眼了。”
她耸耸肩:“没办法,晚上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干。”
没走几步,我就看到了她之前说过的接送她的刀。她对我帮她拿回头巾的事情表示了感谢。我觉得她在这夜里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和远处的灯火一样,像海市蜃楼,又像一场梦。我笑着和她告别,而她说“我每天都会去那里散步”。
我知道她说的意思。不管我经不经过,她每天都会去那里。


第二天,我在附近转悠了很久,因为我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也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我也不知道我是何时,具体在哪里遇到的她,只能拼命地追溯稀薄的记忆,看着天色在这片处处相似的荒原上打着转。终于我走过了那颗树,看到了远处站着的,披着头巾的她的背影。
她好像站在那里等了我很久了。


————————————

原本只想一次写完写到这里觉得会很长,坑先挖着……

评论(2)
热度(8)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