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克莱因瓶(7)

  • おだて乱搞,能不能3P我已经不知道了。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くりへし。

  • 现paro注意,角色较崩坏注意。

  • 太久没填坑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都是现编的……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

|

|

|

|



长谷部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但他只知道这都是光忠的错。
“广光,”长谷部皱起眉,“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很清楚。”俱利伽罗直直地盯着长谷部的眼镜,“而且我知道如果我再不说的话,你就要跟着光忠跑了。”
“不,你不要误会……”长谷部扶着额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误会?”他盯着长谷部脖子上的吻痕,语气有些激动。
“……只是,发泄而已。而且之后都不会了。”
“这种事情和不喜欢的人做也可以吗?”
“我从一开始就和他是这种关系……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长谷部连连叹气,走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杯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你不用懂的……”
“我说了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俱利伽罗抓住长谷部的手臂,拉着他让他看向自己这边,“我现在不需要你讲清楚什么,也不要你回应我什么……答应我,离那个家伙远一点。就算不为了我,为了你自己也好。”
长谷部避开俱利伽罗的目光,尴尬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答应我……你都为我做了这么多了,这点事情应该做得到吧。不说别的,我不希望我的监护人和那种人在一起。”
听到监护人这个词,长谷部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他放下杯子:“好的,我答应你。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
“去学校上学吧,这样也不用什么家庭教师了。”长谷部看向俱利伽罗,“到成年为止,你应该还能再听我的话,对吧?”


奇怪的交易成立了。俱利伽罗第二天穿上了制服,背上了书包。长谷部特地请了假,亲自带他去学校和老师说。
到了办公室,班主任的位置空着。隔壁的老师解释道:“班主任山本老师生病了,现在代理的老师是化学老师。”
“是哪位?”长谷部问。
老师指了指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那里,长船老师。”
顺着看去,长谷部看到那个戴眼罩的人正对这边挥着手,只觉得眼前一黑。
“怎么……又是你……”走近过后,长谷部咬牙切齿地看着光忠,忍着没有做出失态的反应。
光忠对着他从容一笑:“我有教师资格证,你是知道的吧?”
“是的。”
“反正感觉也当不成家庭教师了,不如正经点。”光忠转头看向俱利伽罗,“俱利伽罗同学好久没来上课了,学校里肯定会遇到很多不容易的事情……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长谷部先生。”
长谷部想马上带着俱利伽罗回家,但是俱利伽罗的反应非常平静。长谷部只好也什么都不说。
“一会儿就要上课了,俱利伽罗同学先去教室吧,我一会儿再去。”
长谷部闭上眼,沉声说:“走吧。”


两个人走在通往教室的走廊里。长谷部还是有些担心:“没问题吗?又要见他。”
“又不是你和他在一起。”俱利伽罗淡淡地说,“没事的。”
“对了,他没对你做什么吧?我是说真的。”
俱利伽罗想了想:“……没有。”
“如果他对你下手了,我会杀了他的。”长谷部平静地说。
“那他昨天对你下手,你为什么不杀他?”
长谷部不自在地理了理衣领,本想解释两句,但想到这是学校就没说什么了。
走到教室门口了。长谷部拍了拍俱利伽罗的肩膀:“如果在学校实在是过得不好,也没关系了……今天先试试吧。”
俱利伽罗看着班上的人的目光都看向这边,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我觉得光忠……长船那家伙,是冲着你来的。你还是小心点,他干了什么一定要告诉我。”
他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冲长谷部挥了挥手:“你快去公司吧。”
“好的。”长谷部也挥了挥手,转身打算离开。走到一半,他还是返回到教室的窗前,悄悄地看了俱利伽罗好久,预备铃响了才离开。


“……所以说,长船老师。你把我叫过来是为了什么?”
“关心你啊。”光忠笑眯眯地看着俱利伽罗,“好久没来上学了吧,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特别的。”
“那之前为什么不愿意来?既然没什么大不了的话。”
“……国重之前没跟你说过吗?”
光忠眯起了眼睛:“说倒是说过一点,但我得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啊……以及‘国重’这个叫法是怎么回事?你们现在有进展了?”
“和你没关系。”
“如果不是我点拨你怎么会这么主动,你难道不打算感谢我吗?”光忠笑得分外灿烂,“难道是他答应和你交往了,但是要求是你继续去上学?”
“长船老师,我们为什么要在学校的办公室里讨论这么隐私的问题?”
“关心你啊。”
“多谢,不必了。”俱利伽罗转过身,“下午的课要开始了,我先走了。”
“告诉我嘛……我还能为你多出点主意呢。”光忠用黏黏的语调说着。
俱利伽罗回头,一手撑着桌子凑近了光忠,在他面前一字一句地说:“这是我家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由于没有参加任何部活动,俱利伽罗早早地回去了。长谷部还是要加班,俱利伽罗热了热昨天剩下的咖喱。
但是另一边,长谷部和光忠又在咖啡厅见面了。
“能连续两天见到你,真是开心啊。”光忠撑着下巴看着长谷部。
“长话短说,”长谷部喝了口热可可,“广光今天在学校怎么样?有人欺负他吗?”
“没有,但是也没什么人搭理他的样子。”
“他有好好上课听讲吗?”
“我的课有好好听的样子,其余的我明天再去问问。”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长谷部放下杯子,“你这样缠着他是为了什么?”
“关心他啊。”
长谷部皱着眉问:“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感觉你……没好好教他?过来帮个忙而已。”
“……你自己把握好度,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长谷部把钱放在桌上,穿上外套,拎起包就打算离开了。
“长谷部君,等等嘛……”光忠起身跟了过去。
看到光忠朝这边过来,长谷部靠一边退了一步:“别靠近我。”
“怎么了?昨天明明还……”
“都说了那是最后一次。”长谷部急急忙忙地打断了他,迈开了步子推开了咖啡厅的门,“离我远点,我说真的。”
“不想见我的话完全可以给我打个电话问问就行了,为什么要特地来见我又不让我碰你?”光忠迈着轻快的步伐跟在长谷部旁边,“所以你其实还是想见我的对吧。”
长谷部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着。
“有考虑和我交往吗?”
“没有。而且广光不喜欢你。”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长谷部回头看了眼光忠,然后又面向了前方。“有广光在,所以不行。”长谷部静静地说着,“我暂时要把他放在第一位。”
“他又不是你的恋人,总有办法解决的。”
“不,这就是问题……”长谷部从口袋里掏出了烟。
“什么?”
“没什么。”他摇摇头,点燃了烟,“自从你出现了之后,一切都乱套了……”
“难道这样不好吗?至少现在他愿意去上学了,这不是比以前好转了吗?而且你肯定想见我很久了吧。我们现在又能和以前一样一起聊聊天聚一聚,多好啊。”
“你只是个捣乱鬼而已。”
“承认吧,有我的生活有趣多了。”
“……你永远只知道有趣,永远只知道开心。”他吐出一口烟,“你知道吗,我现在只想用烟头烫瞎你另外一只眼睛。”
“烫了之后呢?是不是就答应和我交往了?”说着,光忠又凑了过来。
“都说了离我远点……!”
“别生气嘛长谷部君……”
“和你交往对我没什么好处,对你也没什么好处。”长谷部背着光忠抽起了烟,“如果不是这个情况……”
“……你就要答应和我交往了?”
长谷部没有回答,掐灭了烟:“我回去了。”说完就向前走去。
“那我告诉你我为什么想和你交往。”
没走多久,他听到背后响起光忠的声音。
回头去看,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对他笑着。“不是因为有趣。 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长谷部看着街灯下光忠脸上得意的笑容,嗫嚅了半天,然后冲他大叫了一声:
“神经病。”


离开光忠之后,长谷部站在摇晃的电车上,抓着吊环看着窗外闪过的灯光。现在的生活的确乱成一团,但是至少没有死气沉沉的。至少俱利伽罗愿意去上学了,也和自己说真心话了……至于俱利伽罗的想法,他还是不以为然。毕竟还是小孩子,等长大了就没事了。现在让他去好好读书就够了。
他觉得有点累了,枕着自己的手臂,迷迷糊糊地像是要睡过去了。
光忠。
他突然睁开眼。一些大学时的回忆从脑海中浮现。他想起当时光忠强行住进来之后过得那段乱七八糟的生活,和现在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每天一边咒骂着他,一边被他带着到处乱跑,每天的心情都和过山车一样。
如果把那样的生活和简单粗暴的社畜生活比,问哪个有趣,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离开了光忠之后,他几乎把那个曾经自己忘记了。而现在,一切都被唤醒了。
沉睡了很久的渴望刺激、渴望自由的那个自己。想要抛弃所谓优等生的身份,想要抛弃所有肩上责任的那个自己。
而那个自己,深深地迷恋着光忠。


————————

各位看官看清了箭头就好……

能不能搞起来看光忠巨巨行不行了。我再研究一下。

评论(20)
热度(68)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