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克莱因瓶(6)

  • おだて3P预定。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くりへし(可能会逆不过还早)。

  • 现paro注意。

  • 燭へし有点肉。就一点。


|

|

|

|

|


“放手。”长谷部拍开光忠的手,“你还好吗?脑子没问题吗?”

“长谷部君……你才是不要装傻啊。”光忠丝毫没有退却,继续伸手捧住长谷部的脸,“就算装作要拒绝我,我们之间也只有一种结局。”

“长船光忠,你……”长谷部咬牙切齿地说。

“……长谷部君。”光忠凑到长谷部的耳边,温柔地低语着。

大概恍惚了三秒左右后,长谷部突然失去了反抗的欲望。他突然意识到一切都像光忠说的那样,其实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而且也在过去屡次发生。时间虽然过去了很久,但两个人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差别。

“长谷部君……”光忠用拇指轻轻地碰了碰长谷部的嘴唇,然后吻了上去。

长谷部松开了拎着塑料袋的手,扶在了光忠的腰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长谷部愿意相信光忠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因为他每次都开始得很温柔。漫长的前奏,绵长的吻,从额头到胸口。每一个动作都不紧不慢,甚至想让人催促。不过长谷部总是不想开口的,他不愿意认输。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紧接着就是光忠残忍地让他说出他不想说出的每一句话,让他品尝着精神的痛苦和感官的喜悦。长谷部偶尔会想这样做的意义,但是每次都断绝在持续叠加的刺激上。

“舒服吗?”光忠调整着姿势。

长谷部抓着光忠的肩膀和背,不想着去看清夜里的表情。

“……是这样?还是再里面一点?”

“再……里面一点……”长谷部低声说着。

明明只是肉体和肉体和接触而已。

长谷部抓紧了光忠的背,而光忠则在长谷部的脖子上留下痕迹。

街道的一角回荡着喘息和交媾的声音,直到两个人都满足才回归寂静。


长谷部清理好身体后,穿上衬衣,边扣着纽扣边想着这样做了一次意味着什么。而光忠早早地整理完毕了,亲切的看着长谷部。

“送你回去吧。还能走路吧?”

“……能。”长谷部把领带塞进了口袋,拎起地上的袋子,“不用送了。”

“为什么?又生气了?刚刚不是很开心的吗。”

大概是生气妥协得这么快的自己吧。长谷部想着,一句道歉都没留就把光忠留在了身后。

“长谷部君?”

长谷部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光忠,远远地问:“喂,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吧?”

“没有,绝赞单身中。怎么?终于考虑和我交往了吗?”

“……不,没有下次了。”长谷部说完,扭头就走了。


光忠做什么都像正确的。包括他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花言巧语骗了长谷部上床,然后还保持了很久的炮友关系这件事情。

长谷部迷惑了很久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甚至一度还有错觉自己只是个没有被公开的恋人,其实光忠是喜欢自己的。到很久以后,他才清晰地意识到他只想和自己上床,而且他对身边的所有人都很好,对自己更好一点也应该只是为了上床。

但是光忠经常强调“只有你能让我这么想和你在一起”。

在一起又能怎么样呢?

长谷部站在家门口,空出手点起了一根烟,抽了一口。

光忠和自己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是恰好住在了一起而已。除了必要的生活上的交集,也只有肉体的交集了。两个人的精神上可以说差了十万八千里,更没有未来可言。就算现在,光忠也只是一个闲着无聊来当家教的大少爷,而自己却为了房租和两个人的生计没日没夜地加着班,闲着的所有时间还要用来为了侄子的未来操心。

……如果只是保持着这样的关系,还好。长谷部吐出一口烟。

如果他一定要介入他的生活的话……

他把烟扔在地上,用鞋底碾了一会儿后,拎起地上的东西,打开了家门。


在家里的俱利伽罗已经等候多时。他看着长谷部手里拎着东西,赶忙过来帮忙拿。

“顺路去了趟超市。”长谷部说着,换好了鞋子。

俱利伽罗把袋子拿到餐桌上,看着袋子里都是些什么。

“晚饭吃了吧?”

“嗯。”

“我先去洗澡。”长谷部直接走向了浴室。脱下衣服后,他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想着该怎么掩饰。


洗完澡出来后,他发现俱利伽罗坐在餐桌前,然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怎么了?买的零食吃了吗?”长谷部边擦着头发边说。

“为什么要回来……在外面过夜不也挺好的吗。”

长谷部愣住了。

“下次你应该掩饰得好点。”俱利伽罗看向一边。

“你……在说什么?”

“香水。你的衬衣上的味道。”

长谷部想起了留在浴室外面的衬衣。

俱利伽罗起身,走向了长谷部:“你和他是在一起的吧?”

长谷部不知从何解释,但是突然发现俱利伽罗和自己的身高差不了多少了。

“为什么要让他来当我的家教,是准备以后一起生活吗?”

“你想多了。”长谷部避开了俱利伽罗质问的目光,继续擦头发。

俱利伽罗伸手扯下了毛巾,长谷部脖子上的吻痕完全地暴露了出来。“这是什么……大人之间的游戏吗?”俱利伽罗伸出另一只手,按在长谷部的脖子上,确认着那些痕迹。

长谷部看到这样的俱利伽罗有一点点担心,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他相信俱利伽罗对这些事情都不在意了。

“……你究竟要把我当小孩子到什么时候?”

“什么……?”

“那个人,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到底有哪里好的……”俱利伽罗凑到了长谷部的脸前,“你就那么喜欢他吗?”

“我没有喜欢他。”长谷部冷静地说,但明显地感觉气氛不对了。

“……再过几个月年,我就十八岁了,到时候我也能有正经的工作了,不需要你的赡养了……”

“我希望你先读大学。”而实际上长谷部也的确在为这个攒钱,“不过在那之前,你得高中毕业。”

“……我不想这样。”

“为什么?”

“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你也没有为我的未来负责的必要。那些事情我可以自己决定。”

“广光……”长谷部努力去理解叛逆期少年的心理,想着劝说的方式,“那你到底想怎样?你想要的未来是怎么样的?搬出去自己住吗?”

“不……”

“如果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不愉快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长谷部抓着头发,“我知道自己不是个称职的监护人……”

“不,不是的。”

“那是为什么?”

“……不是监护人。但是我以后还想和你住在一起。”

长谷部愣住了。


“我想叫你国重,而不是叔叔。”


——————————————————————

这算肉吗?算吧,虽然很抽象(

真正的肉我打算留给3P的时候。

叔侄的部分也算是给蛋糕太太的吧……话说这文该改名香水有毒了(

评论(22)
热度(97)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