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vamo'ya 02

更新了

转一下XD

Lullaby of the Rain:

-人工雷注意-


和 @夏に実る 玩的接龙



おだて牛郎paro,背景北京

出场角色:

三里屯牛郎NO.1    常光忠

后海夜店小王子     谷国重

望京一匹狼            李伽罗


这的确是人工雷我在码字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思考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着什么的哲学性问题

高能预警

|是

|雷

|请

|注

|意

|么

|么

|哒


国重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学生时代。

光忠和国重一个大学,但比他高一级,而且不是一个系。国重是个北京土生土长的土著,光忠则不知是南方哪个地方的小少爷,跑到来北京读书,实际上根本是体验生活。

国重是个家教良好品行优异的标准优等生,直到遇到光忠之前。

两个人是在学生会认识的。初进大学是国重进了办公室,结果正好遇到了光忠是他上面的副主任。从那个时候,光忠就经常带着他干活做事,然后又开始一起吃饭喝酒。到这个程度国重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上司。结果到后来,国重被光忠带去泡吧,然后在外夜不归宿,简而言之就是开房了。

国重以为光忠只是喜欢泡吧,想着算了陪他就陪他了。结果几趟来回下来,光忠说想在外面租房子,想找国重当室友。国重一头雾水,但也是答应了。谁知道光忠非要找了一家四合院住,租金对学生来说贵的令人咋舌不说,地理位置也不如在学校宿舍好。

但是匪夷所思的是,国重被光忠说了几句,也答应了。

国重在大二的时候当了办公室主任,同时也跟光忠做了室友,住进了织田四合院。


虽说刚住进去第一天国重就抱着头后悔了一个晚上,但是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俗话还是选择了接受,毕竟学校的宿舍已经退了,现在再回去也麻烦。

四合院东西南北四家,房东本人却不住在这儿。

国重和光忠住在北边,对面的屋子里住的是个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留着打着弯的长发,身材高挑皮肤雪白,手腕脚腕都细得不堪一握,脸上总是带着一副看透世俗的表情,走起路来还飘飘摇摇的,国重第一次见他是还以为是个女的,后来心想幸好不是半夜见的,不然保不准把他当女鬼了。

左手边的屋子里的人是他们住进来时第一个认识的人,那会儿他们刚刚把乱七八糟的行李收拾得勉强能过夜,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离门最近的国重刚拉开门,迎面就是一个黑毛猩猩扑了上来。

国重别的不敢自夸反应速度是一流的,他当时就一甩手把门重重地摔上,缓了缓神才和光忠一起再次开门向外看去,只见地面上四仰八叉躺着一个脑袋上套着个猩猩面具的白衣白裤白球鞋的男子,这人便是他们左手边的邻居。

之后国重才知道这人连头发都是白的,他还把青年当成白化病患者同情了好久,然后某天才得知那根本就是染得。

正当二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右手边的屋子里出来了一位面容端正的少年,虽然身材年龄都不大,却有种不输成年人的气场。

少年走过来看了看被门板拍晕的青年,一脸习以为常地笑着安慰了有些慌乱的两人,然后单手揪起青年的后领拖着就往旁边的屋子走去。

国重看着青年被拖走,心想他这白衣服怕是废了。


看到这些样式各异的青年,光忠对着国重感叹了一番。但是国重想的是:这些人都各住一间,为什么自己和光忠要两个人住一起?

无奈,四合院只有四间,说什么都晚了,就当分摊了一半房租吧。这三个室友就叫女鬼白领、假白化病和老成少年吧。几个人住在一个院子里,交集也挺多,时常也聊聊天,乘乘凉,偶尔还会打打牌什么的。但是期间也发生了最令光忠后悔的事情。

因为种种的问题,国重最后搬出了四合院,而光忠也毕业,两个人再无交集。直到今日。


国重摇晃着酒杯,听着光忠努力用花言巧语说服着自己,突然觉得自己倒是也有那么点怀念被光忠拖着走的感觉。他先把光忠的话放在一边,认真地思考起要不要答应他,盘算着自己平时上班和休息的时间。就在这时,他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等等……你用命运交响曲当铃声?”

国重知道这个铃声意味着什么,看了一眼屏幕就接了电话。


“喂。”

“你在哪儿?”

“什么事?”

“哪家?”

国重不由地叹了口气,那孩子这种分风劈流的说话方式一直都没变过,上来就提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在得到答案之前其他的话都插不进去。

“你要过来?”

“嗯。”

听到这个回答国重轻微皱起眉头瞥了对面一脸好奇的光忠一眼,说老实话,以他对光忠的认识,他不是很想让这两个人见面。

“从望京过来可有点远。”

“我在后海附近。”

“哦。”

国重对着电话犹豫了半天,也没找出个能说服对方不来的理由,然而这个沉默起到了反作用。

“哪家?”通话的那一边大概是以为他这边陷入了什么麻烦,再次加重语气说了一次。

好巧不巧的事情都堆在一个晚上,不愧是国重也觉得有点受不了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就告诉你。”他自暴自弃地把头抵在吧台上,把酒吧的名字告诉了那边的人。

“知道了。”短暂的回应后对方挂掉了电话。

旁边的光忠显得兴趣盎然,“是谁要过来啊?”

国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没有回答他而是招呼酒保来要了一整瓶的啤酒。

“你这是要对瓶吹嘛?”光忠看着吧台上放着的啤酒瓶失笑。

“不是的。”国重撑着脑袋斜眼盯着他。“这瓶啤酒的去处取决于之后你的行为。”

光忠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就是说,这瓶酒最后是被我拿回家,”国重指了指酒瓶,又指了指光忠的头,“还是被我抡着砸在你头上,这两种情况。”

光忠被他指的打了个哆嗦。

到底是谁要来,这个问题还没问出来,国重便直起身朝着门口的方向招了招手,光忠虽然也扭头看去,但是没分辨出来他动作的对象是谁。

在对方靠近之前,国重在吧台下踹了他一脚。

“记住啤酒瓶。”他再次威胁道。

光忠只来得及苦笑两声,便隐约注意到有人站在了他们身边。


“这人谁?”

光忠转头一看,只见一个深色皮肤,从脖子到脚挂满了金属饰品,左手上纹着黑龙的年轻男子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说实话,光忠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这人打扮,而是因为国重居然和这样的人认识。

“这是我的……老朋友,大学的学长。”

那人用一种非常藐视的眼神又看了一眼光忠。光忠认真地琢磨起了长谷部的品味。

“所以说你是又打架了吗?”

“嗯……”

“和同学处不好还是别住宿舍了,早点搬出来吧,跟我住一起也行。”

光忠心中一惊:原来还是学生。

“但是你住的地方也太远了。”

“我开车送你上学。”

“堵车。”

“……也是。”

想了好久是初中还是高中,光忠觉得有些无法直视国重了。他是不是在怀疑自己也会像他一样对他的学生小男友出手?疑心是不是太重了点。

“呃……所以你们是想在我面前……表达什么?”光忠委婉地问着。

小男友再次用鄙夷的眼神看向光忠。

“哦,忘记介绍了。这是李伽罗……我的侄子。”

“啊……”

光忠看了看国重,又看了看伽罗,思考了两三秒他们是怎样的血缘关系能导致画风如此迥异。“多大了?”

伽罗微微眯起眼睛,一副不想回答的表情。

“19吧?现在在这边读大学。”

19岁。光忠想着,把伽罗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来回打量了一遍。很好,非常好。

伽罗微微缩了缩身体:“叔……你这朋友怎么回事……”

国重一手把伽罗往自己这边拉了拉,另一只手握住酒瓶:“你到我这边来。”

“小伽罗,我喜欢你的眼神。”

“……哈?”

“就是这种,让人很不快,但是又很兴奋的眼神。”光忠说着说着,有些兴奋了起来,于是起身按住了伽罗的肩膀,“我看你很有天分,跟我做牛郎吧。”


伽罗还没来得及露出嫌恶的表情,一旁的国重已经举起了酒瓶。

————————————————————————————

这次没来得及找方言指导,大家体谅一下啊,体谅一下=w=

评论(1)
热度(37)
  1. 三日坊主恒源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夏に実る
    更新了 转一下XD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