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vamo'ya 01

-人工雷注意-


和 @Lullaby of the Rain 玩的接龙

标题:精通多国语言的杨大文豪

语言指导:精通多地方言的秋秋

插图:不愿透露姓名的画手巨巨


おだて牛郎paro,背景北京

出场角色:

三里屯牛郎NO.1    常光忠

后海夜店小王子      谷国重

望京一匹狼            李伽罗(之后会出场)


据说这好像就叫人工雷……

别说我没高能预警过


|真

|的

|是

|雷

|小

|心

|啊


三里屯各色人物来来往往,无论是爱好时尚的年轻人,还是各界成功人士,还是慕名而来的他国游客,总是充满着丰富的色彩。但即使不是经常光顾牛郎店的人,也多多少少知道伊达俱乐部和光忠的名字。

即使不知道的话,看到他的身影也知道是谁了。那笔挺的定制西装,用发胶定型的帅气发型,还有标志性的眼罩和皮手套,以及锐利而充满野性的眼睛,无论走到哪里都十分引人注目。特别是小姑娘们,都忍不住出声尖叫,猜他是哪里的演员还是明星。

甚至偶尔有人鼓起勇气来搭讪,他都会用友善的笑容拒绝。因为和他聊上一句话,其实都是要花钱的。


是的,他就是伊达的头牌,常光忠。



插图 by 不愿透露姓名的画手巨巨


光忠在伊达俱乐部已经工作了多年,成为三里屯头牌牛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提起牛郎,人们总会条件反射地踏入一种固定的思路:靠对着女人——说不定还有男人——卖笑的职业过活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不是什么好人则一定是因为少年时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别说是一听牛郎这两个字就露出嫌恶表情的老古板们,就连光忠的常客中,也有不少是这样认为的。

而少有人知的真实情况是,光忠手上不仅有着大学的毕业证书,并且那上面的学校名字说出来恐怕要让那些成功人士惊讶半天。

关于这些事情,光忠并不会刻意去隐瞒,但也不会特别地去强调。

毕竟他的客人们,多数脑中都有一套自己编写的关于他的剧本,比起专门去修正设定,顺从地按照剧本来演出更能讨得客人的欢心。

光忠知道自己的同事中有一些的确是无他所长又迫于生活才来到这里,不过他不一样。

他的确是自愿选择成为一个牛郎。

从结果来说,他很成功。

但是他的成功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毕竟作为一个牛郎,他太出色了。虽然行业竞争不算激烈,但光忠出色的能力打破了平衡,伊达俱乐部的业绩在同行中非常显著。而且他也成功刺激到了那些各种能力都十分有限的同事。即使他再才华横溢,也没到能收买人心的地步。

别家店纷纷挖角,而这边觉得生机困难的牛郎也选择了跳槽,伊达俱乐部陷入了困境。店长伊政宗也是个不擅长管理人才的人,得到光忠这样的千年难得一遇的人才也算是奇迹。面对这样的困境,光忠决定承担责任,替店长去找新的成员。

他先想到的,是在后海活动的旧时好友。


古国重不只在后海,在整个西城区都算是名声响彻了。能在酒吧里看到他握着酒杯对你露齿一笑,就能让那你觉得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幸好他并不常对着陌生人笑,不然后海一定经常发生惨案。

国重只在某些夜里,在某些酒吧不定期出现,一般都会坐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默默地喝酒。他会愿意和旁边的人聊天,但一般只会给你讲一个人的事情。喝得开心了,他可能会替你付下酒钱,甚至愿意陪你在后海上徜徉一阵子,但绝对没有之后的事情。

每个在后海的酒吧里逗留的女孩,都期待着与国重的一番偶遇。

不过这晚幸运儿的位置恐怕要轮空了。


坐在吧台一角的国重盯着酒杯壁上的水珠,脸上一点放松的笑意都没有,看他这副样子,远处几位想来搭讪的女孩也不敢轻易上前来了。

今晚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细微的烦躁感从他走进后海就开始累积,夜店的五彩霓虹灯似乎也起到了负面作用,因此他专门挑选了一家看起来比较有复古气息的酒吧当做今晚的消遣之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即便没有了耀眼的彩灯和过激的音乐,他的烦躁感也没有退去的意思,有好几次他甚至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家躺着。

如果他知道今晚会有谁找上门来,他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家。

然而,正如世上没有后悔药,世上也没有预知能力。

当他在烦躁中意识到有人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时,一切就已经没有改变的机会了。

“请给我一杯琴费斯。”

听到旁人点单的声音,国重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了熟悉感。

他猛地转过头,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眯着眼睛对他露出微笑的旧时损友。

“哟,好久不见嘿。”

国重吓得差点打翻手边的杯子。

光忠撑着头,看着久违的国重。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头清爽的茶色头发,穿着整齐的白衬衫,干净得让人觉得他在酒吧里格格不入。

“最近过得怎么样?”光忠对他露齿一笑。

国重回过神来,喝了口酒平静了一下:“哎呦,好久不见,这不是三里屯的光哥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后海这寒酸地儿?”

“哪里哪里。就算真的寒酸,有你在哪里都熠熠生辉啊。”

国重轻笑一声,喝光了酒杯里的酒:“有什么事,说吧。当然你说了我也不见得会帮忙。”

“平时工作还过得去?”

“……嗨,黑田公司哪有我忙的份儿啊。”

“那还不是人董事长宠着你。”

国重白了一眼光忠:“你倒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客人多怎么了?成天见的忙得急赤白脸?还忙到出差出到国务院,操心操到钓鱼台。”

“不不,您别介,这您的地盘,我来这儿就不是为这个。”

“哟,那我到要问问了,那你是想干什么呀?”

“……我这就是抢个人。”

“……啊?”

酒正好上来了,光忠拿起杯子,自顾自地撞了一下国重身前的空杯:“国重,来我这儿吧。”

国重张着嘴愣了半天,这才干笑两声,“你这,你这是闲得还是喝得?”

“哪儿能啊。”

光忠三口喝完杯中的酒,放下空杯,转过身面向国重再次认真地开口。

“国重,跟着哥干,你看成吗。”

“酒保结账嘿,零钱甭找了顺便拿杯冰水给这人浇个底儿掉。”

“哎!哎!不是我说你等会儿!”

光忠一边急急忙忙地制止酒保,一边伸长手臂揽住准备逃跑的国重的腰拉回座位上。

行动失败的国重咂了咂舌,“你刚才是在什刹海里游了一圈还是怎么着了?脑子里面都是水吗?”

“我还没这么个兴趣。不是你倒是先听我说完好吗?”

“哈?有听的必要吗?”

“你要是还打算走我就跪在地上抱着你的大腿以全后海都能听到的音量哭嚎你怎么不念我们这么多年的地下恋情弃我于不顾而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你们明明没有爱情我说到做到。”

“X你。”国重爆了一句粗口。

“你要相信我头牌的演技。”

光忠扭头向酒保要了两杯威士忌加冰。

国重皱着眉头瞪着他,最后自暴自弃般地叹了口气拿起酒杯。

“那你说吧,要能说服我我就干。”

“哈,”光忠轻笑一声,“别的不说,在拉你下水这方面我可一次都没输过。”


tbc(?)


——————————————————

真的写出来了hhhh

感谢愿意陪我玩的杨太太,感谢方言指导秋秋,爱你们(比心)

主要是这个梗我情不自禁发了微博也没什么披马甲的意义了,大家看得开心就好hhhhh

评论(5)
热度(35)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