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おだて】克莱因瓶(5)

  • おだて3P预定。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へしくり/くりへし(未定)。

  • 现paro注意。

  • 本章燭へし。

|

|

|

|

|


接到自己被开除的信息的时候,光忠并没有很惊讶。但他想了很久,觉得实际上的确什么都没发生,心有不甘。决定解释清楚的他,约了长谷部去吃饭。

然而长谷部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光忠也没打具体的算盘,约好了店,买了新衣服,空出了时间,当天打扮了一番便开车去接他了。

长谷部刚下班,穿着通勤西装站在公司门口。见到光忠的车,他看了看手表:“晚了十分钟。”

“路上有点堵车。怎么?这埋怨男朋友迟到的语气。”

“和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迟到了是事实。”长谷部打算坐在后座,打开了车门。

“……坐在旁边嘛。”

长谷部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了副驾驶坐。


天暗得很早。

光忠开着车,长谷部看着窗外,但实际上还是帮他看着左边的后视镜。以前坐他的车的时候,长谷部一直心里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他只顾着右边反而忘了左边。

有时候很想直接说“让我来开”,但至少现在不是这个气氛,也不是这个心情。

长谷部只是看着后视镜里闪过的车灯与霓虹。


“话说叫我出来干什么?”长谷部看着对面的光忠。

光忠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水,润了润嘴唇:“老朋友出来吃顿饭而已。”

长谷部皱着眉头:“你是在装傻?”

“没有啊?是长谷部君想太多了吧。难道你觉得我们在约会。”

长谷部眯起眼睛看着他:“你应该知道我们上次一起吃饭起码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光忠侧着头看他:“可是不久前我们不才喝了咖啡?”

“如果知道是你,我肯定不回去喝了。”

“我都讲清楚我是长船了。”

“……”

“……你还是想见我的对吧?”

在内心确定跟他争论是无意义的之后,长谷部吐出一口气:“总之你被开除了。”

“嗯,我知道。但这不妨碍我们好好吃饭?”

“你至少得在我面前露出一点反省之色。”

“反省什么?是不是我应该更加表现出我对这个职位的热情,然后你就会继续录用我了……?”

“你的‘热情’也太让人害怕了。”长谷部捏着杯子,“一开始我就说过你不要对他出手,他还是个孩子,而且……他……”

光忠在心里“啊”了一声,但是面不改色:“我的确没干什么啊?”

“别撒谎。就算广光不说,我也看得出来?”

光忠轻声笑了一下:“你看得出什么?”

长谷部露出讶异的神色:“你想说你比我更懂他吗?”

光忠忍不住低下头闭眼笑了一会儿。而长谷部一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

“我想说,”笑够了之后,光忠抬起了头,“你们叔侄两个一样好懂。”

“什么意思?”

“明明稍微逼一下,就会说出真心话了。但你们两个什么都不说,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了。真是太有趣了。”

长谷部看向了一边。他自然不愿意承认在他面前自己是个好懂的人。但至少光忠对他来说是个难懂的人。

“总之……总之你真的没干什么?”

“是啊。我只是问了他那么几句话,他大概是觉得受刺激了?所以才不愿意见我了……之类的吧。”

“是吗……”长谷部喝了口水。回去之后好好问问他吧。

“所以,长谷部君还想继续雇佣我吗?”

“……看广光的心情吧。不过说到底,长船家的小少爷为什么要屈尊到我这儿来当家庭教师?”

“体验生活嘛。反正家里的事情轮不上我这个小儿子。”

“我可体会不到闲成这样的感觉。”

“嗯,长谷部君很努力啊。我喜欢这样的你。”

听到这样的话,长谷部又暗暗捏紧了拳头。光忠就是这样一个能随口说出这种话的人。他抬头看着光忠带笑的脸,觉得自己被打了一拳,疼但是说不出口。

……他怎么会懂。长谷部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夹杂着一些大学时代的回忆,气氛还算轻松的晚餐结束了。到最后长谷部都没有为误会道歉的意思,所幸的是光忠也没有追求这个。

付账的时候,打算平摊的长谷部被拒绝了,光忠回答“就当是让你误会的赔礼”。长谷部不知道为什么他为什么干什么都能圆得这么巧妙。

“送你回家吧,俱利君一个人肯定等了很久了。”

“嗯。”

“你有给他准备吃的吗?”

“我让他自己煮了咖喱。”

“一个人在家吃咖喱听起来怪可怜的……顺路去超市给他买点零食吧?他平时都喜欢吃什么?”


久违的两个人在这家超市里一起挑东西。光忠细细碎碎地说着超市的变化,而长谷部也回忆着当时两个人还是单纯的室友的时候,两个人开开心心地挑着食物和生活用品,然后拎着塑料袋一路走回家。

他侧头看了看光忠身上的高级西装,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放回了货架。

“零食就这么多了吧。接下来买点喝的吧……先买点牛奶,他应该还在长个子。”

“为什么你要表现得像给亲戚的孩子买东西一样。”

“啊,难道不该吗?”光忠提着篮子问。

“我们现在什么也不是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光忠扯了扯嘴角:“虽然不是室友了,但我们现在还是朋友吧。”

三年不想见面的“朋友”。

“总之去买喝的吧。我也有点渴了。”

长谷部跟在他后面,走向了冷藏区。


结完账后,光忠提议向以前一样走回公寓。长谷部觉得也没什么好拒绝的,就答应了。

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光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说着有多怀念,当时两个人在这条路上做了什么,种种。长谷部很想提醒他一切都过去很久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插嘴的空隙。

“长谷部君,你记得那棵树吗?”

长谷部看过去,是那棵高大的法国梧桐。长谷部每天都要经过这里,自然记得。

“我和你在这里第一次接吻,你记得吗?”

“哈!?”长谷部一脸惊讶地看向光忠,又看向树,发现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

“不过你不记得也很正常,那次是你大二时的一次联谊,你喝醉了……”

长谷部拼命回忆着,但又觉得不想起来比较好。

“因为你自从知道自己容易醉之后就很少喝酒了,所以那次的反应我记得很清楚……”

“别……别说了……”

“别害羞啊!就在那棵树的后面,你在那里吐了一地呢。”

“哦,哦……”

“就在这里呢。”光忠特地绕到树后面去,指给长谷部看。长谷部不情不愿地过去了,然后尴尬地站在光忠旁边。

“你肯定不知道你当时是怎样的。”

“嗯。”

“你当时本来就快走不动路了,吐了之后更是整个人都软趴趴的,靠在树上不能走。我找出纸巾给你擦干了嘴,你突然整个人靠在了我的身上。我觉得你的脸好烫,想把你扶起来,但发现你浑身都好烫。

“那晚的月亮好亮,我看到树影下你闭着眼睛,脸红通通的,像是想让我吻你一样。然后我就亲上去了。”

“等等,那个时候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吧?你到底在想什么……”

“女朋友是女朋友,你是你,不一样。”

“哈……我是这么特别的吗?”

“是啊,就算是现在,我想吻你的心情也是没有变的。”

“什……”长谷部这个时候才觉得有些不妙。

“……长谷部君。”光忠不知什么时候空出了拎着塑料袋的手,将长谷部按在了墙上。

长谷部想推开他,但手里拎着东西不方便,只好别过头:“我想快点回去。”

“……是回去做,还是在这里做?”

“你……是什么意思?!”

光忠伸出手捏住长谷部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都已经答应我到这个程度了,难道不是想做的意思吗?”


——————————————

不好意思我……我又卡肉了……

(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下次一定会有……一定(

评论(24)
热度(77)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