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へしみつくり】克莱因瓶(4)

  • おだて3P。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へしくり/くりへし。可能会有逆不过一切尚早。

  • 现paro注意。

  • 光忠略微有些崩坏,不好意思。

|

|

|

|

|


俱利伽罗吓得满脸通红,跳着站了起来,看着光忠。

“怎么?吓到你了吗?”光忠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你大概会那么想。”

“你……你……”俱利伽罗卡了很久,还是什么都没有讲出来。

“……别在意。当我什么都没问吧。来,坐下来继续做题?”

俱利伽罗的脑中还是一片混乱,但还是听话地坐下了。他拿起了笔,但精神上还是有些恍惚的。

“要不我们换换脑子,做一下数学?”光忠抽出垫在下面的练习册,拿了上来,“先做什么?双曲线还是微积分?”

俱利伽罗无言地推开光忠拿着练习册的手,翻了开来。

皮质的手套,皮质的眼罩。俱利伽罗翻着页码。高级西装,古龙水的香味。俱利伽罗按着笔芯。温柔的表情,下流的话语。俱利伽罗做起了第一道题目。

光忠撑着头,看着一言不发的俱利伽罗。


光忠一直在想俱利伽罗到底想到过哪里,自己该说到哪里。按道理来说,思春期的男孩子或多或少总该有一点。

但是俱利伽罗……他连基本的情感表现都很少。但是这点不如说和长谷部很像。

……想看他的更多。光忠看着他,想着。

想知道他最真实的一面。

光忠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在学校里留这么长的头发可以吗?”

俱利伽罗又躲开他手:“别碰我。”

“……是不喜欢我碰吗?如果是你叔叔呢?”

俱利伽罗再次看向光忠。

光忠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你不是想知道更多吗?还有很多事情哦,就在这个屋子里发生过的。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听到这番话,俱利伽罗感受到了挑衅的意味。

“你想知道的对吧?”

“但是……你们只是室友吧。”俱利伽罗故作冷静地说。

“是室友呢——但不是只是。”光忠俯下身,凑近去看着俱利伽罗的表情,“我和他就在我们现在坐着的沙发做过。”

“你……”

“就像……这样的姿势。”光忠抓住了俱利伽罗的手腕,轻而易举地把他按在了沙发上。俱利伽罗吓得睁大了眼睛,但是根本没有挣扎。


——他有预料过,这个看起来有点轻佻的男人,可能和长谷部之间发生过什么。而且加上是室友……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光忠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

“放开我……”俱利伽罗咬着牙说着,但是没有用力反抗。他也不太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我当时,和他经常在沙发上做呢……经常喝了点酒就不明不白地开始了。别看他平时那样,喝了酒之后还是很主动的……”

俱利伽罗闭上眼:“不要……不……”

光忠用空出的手掀起俱利伽罗的T恤,一直拉到胸前:“他一般会抱着我的脖子,贴在我的耳边吵着说要……”

“别说了……”俱利伽罗说完又紧紧咬着牙齿。

“不说了,那直接开始做?”光忠一说完,就顺着俱利伽罗腹肌舔了上去,一直舔到胸口。

俱利伽罗觉得全身像过了电一样,一阵酥麻。他本能地想逃,但是又被光忠死死地按在身下,动弹不得。

这算什么。他脑中飞速地转着,却因为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而找不到答案。这样直接舔不觉得脏吗,不觉得恶心吗?

无论怎么想,他都觉得自己在想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很舒服,的确是真的。他咽了口唾沫,决定闭上眼睛。

“很舒服吗?”光忠轻声问他。

俱利伽罗抿着嘴,不希望自己漏出不该出的声音来。

“……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呢?”

“不……”俱利伽罗在喉咙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没等他说完,光忠顺手脱掉了俱利伽罗上身的T恤。

俱利伽罗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突然空掉了。

明明只是脱掉上衣,平时就这样也让长谷部看过很多次了。但是……但是在光忠的目光下……

俱利伽罗还是决定闭上眼睛。

光忠摸着俱利伽罗的左臂,一直沿着纹身滑上去:“我喜欢你身上的这条龙……”

俱利伽罗第一次觉得手套的触感居然可以这么色情。

光忠拉着俱利伽罗的左臂,让他翻过身去,然后去摸肩胛骨上的纹身。

“我一直都想看这里,平时看不见的地方……”他用手指小心地反复描绘纹身的形状,“我喜欢纹身在肩胛骨上起伏的形状……”

俱利伽罗微微缩着肩膀,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

光忠的手指移到了脊椎,然后一直滑了下去:“我还想看更多——”碰到裤子后,他把手环到腰前解开了皮带,“话说你喜欢这个姿势吗?还是能看到我比较好?”

俱利伽罗感觉到光忠戴着手套的手已经碰到了那种地方。

“不过长谷部喜欢这种姿势呢。”

——听到长谷部这个名字,俱利伽罗才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回过头,看着光忠的笑容。

哪里都不对劲……

他突然使出力气,粗暴地推开了光忠。

“……怎么了?”光忠虽然有点惊讶,但并不生气的样子。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觉得呢?”

“你是想让我代替他让你高兴,还是只是想羞辱我?”

光忠歪着头说:“都不是啊?我只是喜欢你啊。”

“开什么玩笑!?不要随随便便说出喜欢这种话……太廉价了……”

“但是我说的是实话啊。我不会和不喜欢的人上床的。”

“你什么都不懂……”俱利伽罗再次咬牙切齿地说,“你什么都不懂……”

光忠摇摇头:“有什么需要懂的吗?开心就好了。”

“……你快走。别在我眼前呆着。”

“怎么?生气了?”

“马上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你。”

光忠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衣摆,又拉了拉袖子,然后俯视着半裸着躺在沙发上的俱利伽罗:“那我就先走了?”

“走吧。”俱利伽罗忍耐着没让自己说出更过分的话。

光忠就这样直接离开了。俱利伽罗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脑回路,居然没有任何感情上的衔接。他抓起被脱下的衣服,扶住了额头。

本想直接穿上,他又想起身上被摸过还被舔过,顿时觉得一阵寒气,打算直接去洗个澡。


在浴室里,他反复地清洗着身体,然后用冷水冲洗着脸。

——自从光忠来当家庭教师之后,感觉原本安稳的一切都走上了异常的轨道。

被暴露的喜欢的心情。突如其来的距离感。以及轻率的危险行为。

一切都乱套了。

他想着,然后把头抵在了浴室的墙壁上。

……自己到底想要的是发展,还是一尘不变就好?


***


长谷部这天没有加班,回家比较早。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吃了饭,俱利伽罗丝毫没有提起白天发生的事情。

晚饭后,他还是照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广光,你过来一下。”

他听到长谷部远远地在浴室那边叫自己。想着是要帮忙,俱利伽罗很快就起身过去了。


到了浴室之后,他看到门前在整理衣服的长谷部。长谷部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露出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怕的表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

长谷部拿起那件他白天洗澡时换下的T恤:“这上面有古龙水的味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俱利伽罗连忙解释:“他什么都没做?”

“……真的?”长谷部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真的……只是蹭到了而已。”俱利伽罗继续解释着。实质上的确什么也没发生,所以他觉得自己没有说谎。

长谷部把衣服放进篮子里,没有说话了。

俱利伽罗看着长谷部的背影,开口问:“倒是你……为什么,对他的香水的味道那么敏感?”

长谷部微微地回过头,看了俱利伽罗一眼,然后背着他说:“……只是因为这个家里没人用香水罢了。”

俱利伽罗靠在了浴室的门上,心里充满了不甘,但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没事了。你回去看电视吧。”

“我来帮忙吧。”

“不用了。没什么好帮忙的。”

俱利伽罗也不再多说了,转身离开了浴室。

等到俱利伽罗离开之后,长谷部回头看了一眼,才再次拿起了那件T恤嗅了一下,确认了那是光忠的味道。


————————————

我简直在挑战我羞耻的极限。

评论(32)
热度(98)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