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へしみつくり】克莱因瓶(3)

  • おだて3P注意,虽然目前还不是3P但是以后他们肯定会3P的,不能接受的千万别看马上点叉。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へしくり(可能会逆不过一切尚早)

  • 现paro注意。

|

|

|

|

|


长谷部想把自己空余的所有时间都用来陪俱利伽罗。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判断这个“空余”的概念。平日脑子里永远想着没有止境的工作,然而周末的时候也不能和他讲上太多话。

两个人的对话永远都是一问一答的程度,能够交换的信息量还不如一次对视得来的多。长谷部经常看着他的眼睛,试图了解他真正的心情。可俱利伽罗心情的表达又是那么的微妙。

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呢?

长谷部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着烟,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天空。

就算年纪这么大了,还只是个笨拙的大人而已,而且还有着莫名其妙的自尊心。

即便如此,他也在用自己最小心翼翼的方式对待俱利伽罗了。包括请家教这一环。他不指望俱利伽罗能就这样继续去上学,但是他至少不想让他每天都一个人在家里。每次上班时看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的背影都让长谷部充满罪恶感。

至少……让个人陪他吧。


抽完烟后,长谷部回到客厅。俱利伽罗坐在茶几前,茶几上摆着各种各样的零食,虽然俱利伽罗一副不太想吃的样子,但还是拆开了一包饼干。

他坐在了俱利伽罗身边,拿起了一块饼干,跟着一起看电视里的特摄节目,即便他从来没有喜欢过特摄。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看着电视。电视的声音也开的不大。俱利伽罗看得很入神,但是面无表情。长谷部看看电视,再看看他。

……休日基本都是这样度过的。长谷部吃着饼干想着,还是没什么进展。

不知不觉间,节目就结束了,长谷部站起来:“中午想吃什么?荞麦面?还是乌冬面?”

“……嗯……乌冬面。”俱利伽罗回答。

长谷部走到冰箱前,拿出食材开始准备午餐。

然而坐在客厅的俱利伽罗,一直回头看着长谷部的背影。


俱利伽罗第一次见到长谷部的时候,长谷部还是个高中生。那个时候他还戴着眼镜,一看就是个书呆子的打扮,校服衬衫的扣子要扣到顶那种。

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没什么话说。俱利伽罗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看出来了长谷部不是个擅长和小孩子打交道的人。

但是到现在,俱利伽罗觉得他只是个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的人。

两个人之间都有大量的空白。到突然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已经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但是俱利伽罗的心情没有变。


两个人静静地吃完午餐后,长谷部收拾好餐具准备去洗。俱利伽罗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长谷部看了看他:“怎么?是要来帮忙吗?”

俱利伽罗把头靠在了长谷部的背上。

长谷部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一下就好。”俱利伽罗小声说着。

长谷部默默地站着,感受着背上的压力。即使他的头靠着自己,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然而就算自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法很好地安慰他。

俱利伽罗轻轻地在长谷部的背上蹭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叔叔……”

“……嗯?”

“你是不是想让我转移注意力,才找的家教?”

长谷部没有回答。

“是不是觉得……这样就可以不用理我了……”

长谷部心里想不是,但是一下子说不出口。他想了半晌,转过身,看向俱利伽罗的眼睛。还是那样纯粹而有些落寞的神色。

“如果不是要上班,我愿意和你一直在一起……”长谷部说着,伸手揉了揉俱利伽罗的头发。

俱利伽罗微微低下头,顺从地被揉着。


……只要和你在一起,不说话都很开心啊。


“啊?你问他上学的时候怎么样的啊?”光忠想了想,“和老师的关系很好?但是和同学的关系都一般。好像讨厌他的人也有吧,毕竟对老师太殷勤了。反正我觉得他是个很单纯的家伙啊……那个时候我和他一个社团,让他干什么他都会去干,聊一聊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好懂的。但是怎么说呢……”光忠又想了想,“……在感情方面很笨拙?不管是表达感受还是处理关系。明明光读书的话是个很聪明的家伙啊……”

俱利伽罗回忆了一下,根据平时长谷部有正常地去喝酒以及被约来看,他现在在公司好像还挺正常的,总不至于到和人处理不好关系的程度。

“怎么,和你想的有差距吗?”光忠问。

俱利伽罗看着桌子上的书本,没有回答。他所了解的所有长谷部,都是自己面前的长谷部。其余的他以前从来没有在意过。

——直到遇见了光忠。

他急切地想证明什么,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一点点问着,自己摸索。

“好了,闲谈结束了,再想问什么先写两页练习吧。这里的虚拟语气。”

俱利伽罗看了一眼光忠笑眯眯的表情,然后拿起了笔,然后带着心烦意乱的心情填起了字母间的空白。

写到一半,光忠突然开口问:“俱利君是喜欢长谷部的吧。”

俱利伽罗一惊,抬起头看光忠。

光忠撑着脸看着他:“是的吧?不然为什么你会这么好奇……明明都说着对人不感兴趣。”

俱利伽罗紧紧地捏住笔:“也不是……”

“想知道什么你也可以直接问他啊?难道说你们关系不好?还是说他觉得太丢脸了没告诉你?”

“都……不是……”

“嗯……?”

俱利伽罗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放下笔:“跟你没关系。”

“刚才才缠着我问来问去,现在就对我说没关系……”光忠耸耸肩,“不如我们聊聊你喜欢他什么地方?”

“你……那在说什么!?”

“我很认真的啊。”光忠看着俱利伽罗的眼睛,“他虽然那样,但也有可爱的地方嘛。我是知道的。”

“这和你没关系……我为什么要和你讨论……”

“但是你都向我问了这么多,就不让我好奇一下了?”

俱利伽罗拧着眉头:“……你是不会知道的。”

“ 哦,”光忠眯起眼睛,“看来是很有故事啊。”

俱利伽罗低着头:“如果……如果不是他的话……”

光忠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等待着下文。

“我现在……”

此刻俱利伽罗露出的神色,让人很想抱紧他。

但是光忠选择看向窗外,装作没有看到一样。这不是他喜欢的情节。


“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长相吧。”光忠随口说着,“起码我这么觉得。他性格其实完全不算讨喜吧……不如说比他讨喜的人多得是了。但是他那么好看,对吧?”

俱利伽罗想说什么,但是总觉得光忠的语气非常异样。

光忠看向他:“你喜欢他的哪里?眼睛?五官?身材?还是什么别的?”

俱利伽罗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认真地想了想。结论是都喜欢。但他知道这些都不是原因……

“那你想和他上床吗?”

俱利伽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果跟他上床的话是想在上面还是下面?”


——————————————————————

铺垫完了,后面估计就是毫无悬念的各种3P了……

第一次写3P,就献给了这三个人,感觉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评论(17)
热度(46)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