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へしみつくり】克莱因瓶(1)

  • おだて3P注意,虽然目前还不是3P但是以后他们肯定会3P的,不能接受的千万别看马上点叉。内部CP燭へし、みつくり,叔侄我还没想好(。

  • 现paro注意。



说实话,在看到长船这个姓的时候,长谷部就应该起疑心了。活了这么久,他也只遇到过一个姓长船的人。

“长谷部君?”

听见呼唤的时候,长谷部抬起头,看见那个人笑眯眯地朝自己走过来。

——果然是这个人。


光忠坐在了长谷部的对面,笑眯眯地让服务生拿来菜单,然后解开了外套的扣子:“长谷部君,好久不见了。”

“……啊,是啊。”长谷部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人,突然连喝东西的兴趣都没有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发型整理得一丝不苟,穿着笔挺的西装,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右眼的眼罩从医用眼罩换成皮革的了。

……这身打扮,怎么都很可疑啊。

“长谷部君,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毕业之后换过一次公司。其余没什么了。”

“哦,这样啊。”

长谷部尴尬地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看向橱窗外来往的行人。做梦都不会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他放下杯子,清了清嗓子:“那你……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

“……那为什么会来做家庭教师?”

“因为很闲。”光忠露齿一笑。

还是那副让人火大的笑脸。长谷部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说:“我……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觉得,让你来我的侄子会很危险。”

“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来应聘家庭教师而已啊?”光忠笑着拿起服务生刚刚送来的摩卡,送到嘴边微微喝了一口,“当然如果你不想应聘我,我也是没办法的。”

长谷部看着他放下杯子,脑中飞速运转起来。

简单来说,找一个熟悉的人比找一个不熟的人当家教,是要让人安心得多;但实际上来说,这个熟悉的对象有点问题。


长谷部认识光忠,掐指一算也有六年了。认识的时间越久,长谷部就觉得越不了解他。当然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就没了解过他。

知道和了解这两个词的差距,大概就是从他身上。

但是……整体上……还算是个好人吧?


长谷部迷迷糊糊地想着,就把光忠带到自己家了。当然这个行为,本身就是非常微妙的。他被迫想起来以前很多次把他带回这里的情形。一起搭上电车,在电车上听他讲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到站,出去,走过一条街,拐弯,到公寓。

然后现在长谷部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才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现在就把他带回家。如果只是答应的话,下次上课的时候直接来不就好了吗?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住在那里。

“怎么了?”烛台切问着。

“没……没什么……”长谷部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

开门后,长谷部说了声“我回来了”,然后把包放在了一边,“广光,我把家庭教师带来了。”

俱利伽罗过了一阵子,才从房间里出来,远远地站在拐角处露出一个头:“谁?”

光忠主动地走过去:“我叫光忠,以后就来当你的家庭教师了。”

俱利伽罗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长谷部从冰箱里拿出乳酸饮料,给自己倒了一杯:“广光,怎么样?这个人中意吗?不行的话可以换一个……”

俱利伽罗最后看了眼光忠,就缩回了房间:“我就想一个人。”

“喂……”没等光忠说完挽留的话,俱利伽罗就关上了房门。“……我这是被讨厌了吗?”

“啊,不是。”长谷部喝着饮料远远地看着不知所措的光忠,觉得别有趣味,“他是那样的,并不是针对你,对我有时候也一样。那是他……害羞的表现?大概。毕竟还是那个年龄。”

“……是吗……”光忠走了过来,“话说你在喝什么?可尔必思?”

“嗯,怎么?”

“……为什么这么大了,还喜欢喝小孩子喝的东西。”光忠说着,靠在了餐桌边,顺手拿了只杯子,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我还以为是给你侄子喝的。”

“他喜欢喝美禄。”

“还真是各有各的口味啊。”光忠喝了一口,舔舔嘴唇,然后看起了杯子,“我到现在还记得这只玻璃杯的叶子上有个心形的缺口。”

长谷部没有搭话,但是他也知道每次光忠来的时候都会用这只有蓝色印花的杯子。

“所以现在呢?有人替我用这只杯子吗?”光忠拿着杯子朝长谷部晃了晃。

“没有。俱利伽罗都用那只红色的。”

光忠轻轻叹了口气,放下了杯子。长谷部背着他,把手搭在桌子上。

“长谷部君,你倒是看我一眼嘛,别老背着我。虽然你的背影是很好看……”

“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长谷部打断了他。

“别这么冷酷啊,老朋友见面,倒是叙叙旧嘛……”

“刚刚在咖啡馆里讲了够多了吧。”

“可是你都在讲你的侄子啊……”

长谷部不耐烦地转过身:“有什么好聊的吗?”

光忠满意地看着长谷部的眼睛:“这个房间里有那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啊……我们在这里毕竟一起住过那么久。”

长谷部听到他这么说,立刻脸红到耳根。

“现在回来看看,觉得也是怪奇怪的……虽然什么都没有变,但是你居然和别人住在了一起……”

“说什么呢,他是我的侄子。”

“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光忠笑着摆摆手,“不过话说你的侄子真可爱啊……完全不像你说的那样啊?对我鞠躬的姿势实在是很像小孩子……”

长谷部看着他,不说话。

“虽然和我们年龄相差不大,但是看起来的确是个小孩子呢。”

“你知道是小孩子就好。”长谷部用接近森严的声音说道。

“别摆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嘛,我答应好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会对他做的。”光忠伸出手摸上长谷部的脸,“但如果是你的话……”

当光忠的指间碰到自己的脸的那一刻,长谷部整个人都凝固住了。不要说他了,这么久以来都没有人这样碰过他了。

“……哈哈,开玩笑的。”光忠摸了摸长谷部的眉毛,“你眉毛上有点脏东西。”

没等长谷部反应过来,光忠就走到了门口,换上了鞋,“从明天开始我来就可以了吧?”

“……嗯。”长谷部低声回答着。

“那我走了,明天见。”光忠挥了挥手,打开门离开了。

门关上后。长谷部才松了口气。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刚刚被光忠碰过的地方,觉得那里异常的烫。再回过头,他又看到桌上的蓝色印花玻璃杯,觉得内心都搅成了一团。


这个屋子里到处都是关于光忠的回忆。当初自己是那么的想要抹掉,甚至还想搬家,但是最后也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努力让自己不去回忆起来。但是从光忠刚才进来的那一刻,整个屋子的空气都好像恢复到了四五年前那样。

他甚至有一种光忠会就那样给自己一个吻的错觉。一个有饮料甜味的吻。


“叔叔?”

正在长谷部沉浸在混乱的感情中时,俱利伽罗打断了他。

“啊,广光……我马上做饭,今天晚上就吃点简单的吧,我没有买菜回来。”他顺手收起桌上的杯子,放进了水槽。

“那个人走了?”

“嗯,走了。”

“……他是谁?”

“你以后的家庭老师。”

“……你以前认识他吗?”

长谷部一惊,回头看俱利伽罗。

“我刚才出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他在摸你的脸。”

“……”长谷部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在……性骚扰?”

“不、不是这样的……”长谷部擦干手,找出了围裙,“……是我脸上有东西,他帮我弄下来了而已。”

“哦……”

长谷部系着围裙的时候,开始想这孩子是什么时候看到的,会不会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

“叔叔……”

“怎么了?”

俱利伽罗走到了长谷部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他:“我不需要什么家庭教师……叔叔能陪着我就好了。”

“……我也想陪着你啊,但是我平时要上班。”被抱着的长谷部没法做饭,但是也只能就这样被他抱着。

俱利伽罗闭上眼,用脸蹭了蹭长谷部的背,然后睁开眼,开始思考那个叫光忠的男人。


-tbc-

评论(4)
热度(80)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