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三日和泉】樱花开不开(下)

  • CP三日和泉(和泉三日) 

  • 清水日常,有那么一点点腐要素

  • 写的不好,OOC大大的有

  • 主要还是为了布教……这对超好吃啊大家快来吃快来产粮^q^

  • 结尾很甜(大概)大家情人节快乐呀!

OK?

|

|

|

 

数日过去了,三日月随着队伍各地征战,成长迅速,也立下了不少战功。原本以爱护老人的心态跟在三日月后面的和泉守,也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了。
“我也不是一直都是摆设啊。”三日月一挥刀上的血,收进了刀鞘里,“击退几个敌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哦哦,佩服佩服。”和泉守不带感情地说着。呆的时间长了,发现这个老头也没什么架子之后,他的语气也随意了起来。
“好了好了,今天你也战绩累累嘛。不愧是出手又快又准的和泉守君。”说着三日月伸出手摸了摸和泉守的头。
这家伙,就会趁着自己年纪大乱来……和泉守边这么想着,还是顺从地向三日月那边微微低下了头:“……别摸太久,头发都弄乱了。”
“哈哈哈,小孩子就是要点鼓励才有进步嘛。”
和泉守莫名有些厌烦,想要移开盖在头上的手,但一碰到三日月的手,和泉守就没什么力气了。
“怎么了?”
“没……什么……”他放下手,“……快回去吧。”
“好的,回家回家。”

今年的冬天很暖,春天估计会早来。尽管樱花还没开,审神者还是提早准备了樱花团子。出阵的一行人回来后,开开心心地吃起团子聊起了天。
和泉守撑着头躺在地板上,看着三日月被一群短刀们围起来的样子。嗯,这样看还是很像一个慈祥的老人的。
以前他们也曾经这样围着自己吧?说着“兼先生真帅”之类的?
……不对,虽然经常听到这样的声音,好像总是一个人说的……
“爷爷,一起去院子里玩吧?”
“对啊对啊一起捉迷藏。”
“刚刚回来有点累了……上了年纪身体太听使唤了,不好意思啊。下次吧。”
“就玩一下下嘛……”短刀们不依不挠地扯着三日月的袖子。
和泉守打了个呵欠,起身:“我先回去休息了。”

回到房间里,和泉守低头就看到了那天的梅花,依然安安静静地放在枕边。大概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倒也保持着水润的模样。
那个老家伙,一定在哪里都是那么随心所欲吧。随口说着夸奖的话,然后笑呵呵地被人围着。比起来自己只是个要人哄的小孩。
还在神伤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敲门声:“和泉守君~醒着吗?”
“啊……啊。”他慌慌张张地把梅花塞进枕头下面,“没有睡。”
“那我进来了——”边说着,三日月拉开纸门走了进来,“啊,是一个人啊……”
“一个人很奇怪吗?”
“我以为堀川君也在的呢。”
“……那家伙也不是无时不刻都跟我在一起的。”和泉守拨弄了一下头发,“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过来躲一躲。”三日月坐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袖子,“别看我这样,被小孩子们围着也是很困扰的。”
“哦,是吗……在你眼里我不也是小孩子吗。”
“话虽如此,但是和泉守君太不一样啊……年纪轻轻却很可靠呢。”
“我……不一样吗……”
“是啊,和泉守君是特别的哦。”三日月笑眯眯地看着和泉守,“在战场上一直受你关照,都没来得及感谢。”
“啊,那种事情,不提也罢……都是应该的……”和泉守看向一边。真是奇怪,明明三日月只是随口夸了两句,自己竟不好意思了起来。这种时候反而一句自夸的话都说不出口……
“真是乖孩子。”三日月向和泉守靠近了一些,“今天正好打算给乖孩子一点奖励……”
和泉守浑身一僵,看向三日月朝自己伸过来的手。
“我之前和堀川君聊了聊……他对你的头发赞不绝口呢。”三日月轻轻托起和泉守胸前的辫子,“我就在想,每天能摸摸这把漂亮的头发,也是够幸福的。”
和泉守看着三日月,大脑几乎停止了转动。他完全不知道三日月想干什么,也预料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能替你梳妆打扮,也是一种幸福啊。”三日月解开了红绳,散开了编成一缕的头发,然后用手指一点点地梳开。
和泉守紧张得呼吸都要停止了。明明每天堀川帮忙梳头发的时候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脑子里都想着不相关的事情,但是头发一经过三日月的手,竟像每一根都连着神经一样。他觉得自己浑身都痒痒的,很舒服,但也很奇怪。
“所以呢……”
……所以呢?
“我就想也试着给你编一下辫子,特地问了一下堀川君编的方法呢!”
“……哈?”

在以前堀川给自己梳头发的时候,和泉守摆过各种姿势。躺着,蜷缩着,撑着头看书,吃东西……而如今在三日月面前,他头微微低下,正襟危坐着一动也不动。
三日月连把梳子也没有,随手分了几缕,编起了辫子。
好像粗细不太对,重来……好像编错了一截,重来……绑绳子的时候弄散了,重来……
和泉守目不转睛地盯着三日月的手,心中感叹着:他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笨手笨脚。
“好了,完成了!”三日月松开手,他的杰作服服帖帖地躺在了和泉守的胸前。
和泉守拿起辫子看了看,松松垮垮毛毛糙糙……完全比不上堀川。但是过程的确挺享受的。他抬头看了一眼有些得意的三日月,感到一阵舒心。他开心就好。
“怎么样,第一次完成的作品,还算不错吧。”
“嗯……还行吧。”
“只是还行吗?不能夸得更坦率一点吗?”
和泉守又低头看了一眼:“我哪有不坦率?!明明……明明就只是还行而已啊?”
“被你这样一说老人家很伤心啊……”
“你这个人真是……!”
“话说你身上有香味呢……”三日月突然凑近了过来。
“……喂你倒是听我说话啊!”
三日月在和泉守的脸旁边嗅了嗅:“我猜……是梅花的味道。”
两个人的距离近到空气的流动都变了。“你在……说什么……”和泉守动弹不得地撑着地板,保持着一个不显得畏缩也不会碰到他的姿势。
“说你身上的香味啊。”
和泉守想了很久,只想得出自己枕边的那一朵梅花。
“好像是头发上面的味道啊……会不会是枕头上面的呢?”三日月随手拿起了一边的枕头。
“喂,别乱动——”
被掀起一角时,藏在枕头下面的梅花露了出来。
“啊……”和泉守想解释什么,但一开口发现自己只能张着嘴。
“哇,你没把这个丢掉吗?”三日月拿起那朵被压得有些皱纹的花,“一直放在枕头下面?”
和泉守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是的,他自己也想不清楚为什么留着这朵花。
“难道是睹物思人?看到这朵花就想起我了吗?”三日月半开玩笑地说道。
“才不是……”
“真的,不是吗?”问第二次的时候,三日月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
看着三日月的表情,和泉守觉得那仍然只是一种试探。他回答不出否认的答案,反而更加焦躁了。顿了半晌,他一伸手把花从三日月手里拿了回来:“……还给我!”
三日月有些被吓到,愣愣地看着和泉守。
“……只是个,纪念而已。”和泉守看着手心里的花,慢慢地说着,“久违的梅花……今年第一次看到的梅花。不留下来的话,没人会记得它曾经开过……”
看着和泉守露出的表情,三日月觉得有些心酸。他伸出手搂住和泉守,揽进了怀里。和泉守的胸口猛烈地起伏着,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梅花每年都会开的,不要难过,”三日月顺着头发抚着和泉守的背,“永远不会被人忘记的。”
“我知道……但是……”
那个自己最珍爱的人,同时也最珍爱自己的人已经不在了。现在,在这里自己只是许许多多的刀中普普通通的一把而已。无论自己的外表和实力多么出色,充其量也只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刀而已。甚至脱下漂亮的外衣后,比起别的刀更加的伤痕累累,显得难看。
他明白自己的幼稚,但也抑制不住他内心的焦躁与不安。所有人都盼望着樱花开,然后就这样忘了他。
他一直,一直这么害怕着。

这不是三日月的错。他很清楚。所有人都喜欢漂亮的樱花。
可是失去了可以憎恨的对象后,和泉守只能反过来憎恨起自己的无力和历史的残酷。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了。就算哭,也是没有用的。
所以到最后,和泉守一滴眼泪也没有掉下来。

情绪稳定后,和泉守躺在了三日月的膝盖上,看着外面的院子。三日月也不再多言,只是静静地捋着和泉守的头发,一缕一缕地理顺。
“你……喜欢樱花吗?”
“嗯。喜欢。”三日月点点头,也看向院子,“这一千多年,我看过不少花开花落呢。”
一千多年啊……和泉守试着想象了一下,觉得那真是漫长到不可想象的时光。
“每一次啊,我都是静静地在屋子的最深处,远远地看着樱花在外面打苞、盛开、落下……闻不到花的香味,感受不到风的气息,只是静静地看着而已。即便如此,我也是很满足的。”他顿了顿,把和泉守脸侧的头发理到了耳后,“但是我也很羡慕和泉守君啊。你和之前的主人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留下来很多回忆吧?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回忆肯定都像梅花那样鲜明,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这样丰富多彩的经历,我觉得非常美丽,就像红色一样鲜艳,真的很适合你。”
和泉守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但是努力忍住了。他抬头去看三日月,发现三日月还是那样笑眯眯地看着他。
“……谢谢。”果然还是敌不过他啊。
“没事……长辈有空就应该多解决一下小孩子的人生苦恼嘛。”

没过多久,院子里的樱花开了。
三日月站在树下,仰头看着一树的樱花。和泉守远远地看着,觉得那本身就美的像一幅画一样。“和泉守君,你快过来——”三日月向和泉守招着手。
“叫我干嘛……”和泉守一边不耐烦地说着,一边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
“你看,樱花是五瓣的……”
“——这个我知道。”
“而且上面还有个缺口……”
“——这个我也知道。”
三日月还是开开心心地看着花,一边发出各种各样奇怪的感叹。和泉守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他,然后轻轻地拍掉沾在他身上的花瓣。
半晌,和泉守突发奇想地从树上摘了一朵花,然后别在了三日月的头上。
三日月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花,问:“啊,谢谢你替我打扮……这样真的会好看吗?”
和泉守笑了笑:“我不知道。大概这样你的身上也会有樱花的味道吧。”
“嗯……”三日月想了一会儿,“也许现在就有。”
“什么?”
三日月侧过头,在和泉守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吻。
“喂,你——”和泉守羞红了脸,向后退了一步。
“怎么样,有樱花的味道吗?”
……什么樱花不樱花。现在和泉守的大脑已经停止运作了,樱花是什么味道怎么会想得起来。
“我刚才吃了樱花团子啊。”三日月歪着头,笑眯眯地对和泉守说。

—完—

我!!写完了!!我自己激动得都要晕厥了(等等

我好开心啊!!原本只是因为买了春景很高兴才写的这个题目,结果还好圆上了(你

希望最后一吻能甜到……虽然晚了!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16)
热度(116)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