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R76】墓志铭

守望先锋/R76

好久以前写的,没有发过,留个档。

轻微残酷描写注意


“……怎样的战斗才是公平的?”

“一对一的战斗难道不是公平的吗?”死神面具下的回音听起来满是嘲讽。

捂住腰上的伤口,咬着牙有些摇晃地站了起来后,士兵76抹去了枪上的鲜血。他以为这会是势均力敌的战斗,可是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的狼狈。死神飘散的身体让脉冲步枪的子弹穿过他打在墙上,而当自己换弹时,对方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了自己的身后。

霰弹枪坚硬的枪口正顶在自己的后脑。

“这一枪恐怕会让你的脑袋开花。”死神话音刚落,就再一次用枪身击中士兵的后颈。即使士兵及时闪躲了,那股力量还是让他摔在了地板上。

面罩脱落了,目镜也碎了,还划破了额头和脸。脑袋嗡嗡作响,视线开始模糊,腹部持续流血,嘴里充满着腥味。但他仍然握紧手上的枪,打算从地上爬起来。

死神踩住了士兵76打算撑起身体的手:“你不如以前了。”

士兵觉得死神几乎是用浑身所有的力气踩在了他的手上,痛觉让有些意识模糊的他被迫清醒了。是的,不如以前了。他的手疼得开始抽搐。身体能力的衰减,自己比谁都清楚。而白发和皱纹更是让谁都能知道他已经是个老家伙了。

“是什么让你活成了这幅模样?”死神凑近依旧伏在地面的士兵,再次把散弹枪抵在他的头上,“当年那个海报上的英雄呢?为什么要带上这种面具玩犯罪游戏?”

“莫里森已经死了。”士兵不带一丝震颤的声音回响在弥漫着硝烟的房间里,“可是老兵不会死。”

“你不应该当什么老兵,应该去养老院。”

“那你应该永远地在空气中消失。”士兵76翻身将步枪挥向身后。

猝不及防,死神的身体受到冲撞,不得已地再次将身体化为黑雾躲避。猜准了黑雾的落点,士兵76翻滚到安全的位置,准确地将一发螺旋飞弹射向死神的腹部。死神的身体重重地打在墙上,手里的霰弹枪也被震落了。趁着这段时间,他端稳步枪对着黑色身影一阵扫射。他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死死扣下了扳机。

一梭子弹打完,只好换弹。死神发出了哼笑声:“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士兵76看到死神开始拿出新的枪,便快速跑到场外,准备用生物立场进行治疗。在敌人看不见的地方,他大口地喘息着,按着已经染红半件外套的伤口。体力衰减得越来越快,需要进行回复,即使只是权宜之计。

“为什么要和我玩躲猫猫呢?你以为你会跑得过我吗?”远远的还能听到死神的声音。

“只是一发子弹的事情。”76靠在墙壁上回应着,“你早应该按下扳机,为什么要这样拖下去。”

“我只是想看看大英雄莫里森有什么能耐。”

“莫里森已经死了。”

“你在说什么呢,”不知何时死神的声音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和海报上是不是一模一样。”

哪里还有什么海报。 士兵拿起枪,望向死神的方向。

“恢复好了吗童子兵?来继续吧。”死神嗤笑着朝着自己开枪。士兵知道这是最后一搏了。没有目镜的情况下,他对自己眼前的鬼魅更是造成不了更多伤害了。他跑到了掩体后面,刚刚的射击只造成了一些擦伤。还有机会,他在心中说着。

“痛吗?痛就说出来吧。我也许还会饶过你。”死神的声音由远至近传来。

士兵坐在掩体后面,端着开始沉重起来的步枪,不匀地喘息着。他忽然想起自己很久以前,和莱耶斯训练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轻易地把自己逼到角落里躲起来,然后又轻易地找到自己。

想起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恐怕是身体不太行了。他不顾身体的警告,快速回忆着地形,决定起身找到另一个方便攻击的地方。身体的跑动撕扯着伤口,仿佛身体被撕裂成两半。就这样他逃过了子弹的追踪,跑到了下一个掩体,然后瞄准了死神进来的必经之路。额头上流下来的血染红了视野,端枪的手已经开始发抖。可是只要打中,只要打中就还有机会。他把枪口对准了头的位置。

“砰——”一次如同训练时一般精准的射击。

死神的面具脱落在地,暴露在外的是莱耶斯的脸,和几年前没有任何变化的脸。无论是五官,胡须,肤色还是伤疤,都和最后那次见面时一样。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那张脸了。

只要继续对准头,发射一发螺旋飞弹,这场战斗就会结束。这对他来说只需要零点零一秒的反应时间。

可是他思考了一秒,现在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失去面具的死神笑着,化为黑雾,然后移动到士兵的身侧,在至近距离对他还未扣下扳机的手开了一枪。

士兵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我还能呼吸。

士兵睁开眼,浑身像灌铅般沉重。他想起来数年前那次爆炸,他也是在这样混淆了生死般的痛苦中醒来。身边是莱耶斯的脸,他竟然安静地坐在自己的身边。

“醒了?”

士兵76想开口,发现自己竟然虚弱到发不出声音。右手不得动弹。他抬起左手摸上自己的侧腹,发现伤口并没有被处理。他突然感到一阵恶寒,觉得身边的人只是想看着自己如何死掉。

“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死神站了起来,“不愧是超级士兵。这种伤势,流这么多血,够一般人死两三次了。”

士兵76平缓了一下呼吸,觉得自己急切需要一个生物立场。

“你的手还能拿枪吗?”死神直接伸手握起了士兵76几乎失去知觉的右手。

当然不行了。映在眼里的,被抬起的右手焦黑一片,已经看不出手的形状。然而从手臂那里,却感受到一丝冰冷的温度。

“死前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莱耶斯笑着看着士兵面罩下的脸,“我觉得你的身体已经开始降温。”

“……老兵不会死。”

士兵气若游丝地挤出这几个字眼,惹得死神哈哈大笑起来。他熟练又从容地给76了一个生物立场:“命掌控在别人手里的感觉如何?”

他不再回话了,只是静静地躺着。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很清楚地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以前我也受过这么重的伤,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死神取下手套,摸着自己的枪打出的伤口,“你总是二话不说停下前进的脚步回来给我治疗。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不会死的,你是多此一举。但是你总是很慌张。”

士兵76不明白死神突然开始叙旧的理由。

“我后来也很好奇。也只是一颗子弹的事情,为什么我当时会那么的自信。”死神拿手指指向士兵的额头,“刚在也是,你只用射中我的头,甚至只需要一发子弹射中,我就能化为一阵烟雾灰溜溜地离开。你有那么多机会。”

“你也是。”士兵感觉自己能开口说话了,“为什么不杀了我?”

“这不一样。我只是在玩弄猎物而已。你迟早是要死在我手上的。但你不可能真正地杀死我。连我自己也不行。”

听到这里,士兵开始真切地后悔当时没有给他的脸一发螺旋飞弹。

“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还能站起来继续打吗?”

士兵不觉得自己还能握得住枪,也不觉得死神不知道自己已经不能握住枪。

“你要躺到什么时候?躺倒死为止吗?”

见士兵无动于衷,死神将手指插入士兵侧腹的伤口中。士兵痛得低吼起来,而死神只是缓缓地用手指在伤口中搅动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让伤口扩大,加深。士兵觉得他快要挖到自己的内脏。

没过一会儿,死神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掏出了子弹。

“怎么样,精神了点吗?”

只是几秒钟的事情,痛苦却将精神时间延长得像是数年。士兵的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刚刚恢复的体力又消耗得所剩无几。

“还不想起来?还不够刺激吗?”死神捏住士兵的下巴,试图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还是说你想要更多?”

士兵的手臂没有力量支撑起自己,也无法反击,全身只能无力地垂着,只有眼睛能够以落魄的角度看着对方。死神将他的上半身拉起来,让他靠在墙边。

现在他们可以平等地对视了。

“我现在离开,你会死吗?”

“会吧。”士兵虚弱地说着。

“你认输了?”

士兵不再言语。在他放弃最后的机会时,早已认输。他作为士兵并不是要肃清自己的故友,也不是苟延残喘。只是些许执念而已。可是在莱耶斯面前,那些执念,破碎的过去,活着的理由,都显得飘渺虚无。他也不想和一个疯子斗争。

这一刻,他有些恍惚地觉得,为什么自己不能疯?

“我以为你会和我抗争到最后一刻,就像以前一样。看来是我想错了。我很生气,你果然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大英雄了。”

“他已经,死了。”士兵颤抖着说。

“我们都已经摘下面具了,为什么还要互相说假话呢?”死神凑近士兵一直在面具下的,开始显得的苍老脸,“你真的当我只是在玩弄你吗?”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士兵喘了口气,“知道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算了,你不懂也无妨。”死神俯下身,轻巧地撬开士兵带着伤疤的嘴唇。


这是一个比莫里森想的要温柔得多的吻。

“你嘴里都是血腥味。”离开后,莱耶斯有些嫌弃地说道。

莫里森微微扯了扯嘴唇,笑了笑。

“如果只是肉体的伤害这么简单,世界上会少很多痛苦。”莱耶斯动手开始给莫里森处理伤口,“能愈合的伤口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我觉得自己快死了。”莫里森看着莱耶斯给自己处理的样子,觉得陌生又有点好笑。

“这个世界也要死了。”

“那你也不应该加速这个世界的死亡。”莫里森皱起眉。

莱耶斯抬头看了眼莫里森:“我喜欢你对我皱眉的样子。”


处理好莫里森的伤口,莱耶斯抹去他额头和脸上的血迹。莫里森除了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还是没告诉我你的墓志铭想写什么。”莱耶斯捡起落在地上的白骨面具,带在自己的脸上,“下次战场上见的时候告诉我吧。”

“你要走了吗?”

“放心,你不会死的。”莱耶斯背过身去,“你是一个人的军队,你是不死的老兵,你是曾经的英雄。”

漆黑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老兵觉得安详又疲惫。闭上眼,仿佛还能看到之前在战场上,两个人为了同样的梦想并肩作战的画面。

他就这样,缓缓坠入了梦境。


评论(2)
热度(39)
  1. 凍凍冬夏に実る 转载了此文字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