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に実る

春を失くして溶けない薄氷

【帝国夫妇】尖塔之下

同样是出本的文的备份。

王妃第一人称,这篇写的比较快,比较粗糙。

历史是指人类活动的进程的记录。离开璀璨的黄金,穿过昏暗的薄暮,走进这个崭新的时代……历史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止。这些记录历史的书本在我的指间下翻过,书页毫无重量可言。虽然其中的一字一句都吸引着我,而那些文字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最开始接触历史的时候,我以为从中可以看出未来,看出恒久不变的规律,看出世间万物的本质与核心。然而一旦深入地思考,将会很快意识到,一切只是偶然。现在能够接触到的历史,都是纸上的记述,都是一个人眼里所看到的,耳中所听说的故事而已,只是一个人所接触所感受的。真正所发生的史实,随着当事人的死去,已经不可知。
所以我迷恋的到底是什么呢?

1

“历史和诗歌,到底哪个更美好?”
他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看着窗外飘进来的一枚花瓣。
“……那玫瑰和爱人,到底哪个更美好?”
他终于回过神来,发出温和的轻笑声:“当然是你,我美丽的艾莉丝泰莉亚。”
今天的他,也回答出了我所有关于历史的疑问。午后的读书时光很快就过去了。“那看完了书,就出去散散步吧。”他合上书,起身,然后向我示出邀请的姿态。
我伸出手,放进他冰冷而干燥的手心上。然后他牵着我的手,带着我慢慢地走下尖塔盘旋的台阶。

明明已经不是春天,但是尖塔下永远都这么温暖。玫瑰园里的鲜红的玫瑰永远盛开着,绿叶一片盎然,空气中处处都是植物新鲜的气息。
只是天空,天空永远看不到太阳。并不是阴天,也不见云彩,只是白茫茫的一片。若是有灿烂的阳光,我愿意每天多花些时间散步。
而他漫步在我的身旁,脸上是满意的笑容,似乎对这一切没有任何不满。“既然今天我们已经聊了你喜欢的历史故事,那你也继续听听我的故事吧。”他边走边说着。
我点点头,望向远方。

遥远的地平线,被一片苍白所模糊。

2

我是第三十七个艾莉丝泰莉亚。
在我之前,有一个真正在历史上被认同的艾莉丝泰莉亚,和三十五个复制失败的艾莉丝泰莉亚。
汲取失败的教训,玛尔瑟斯花了很多心思让我慢慢地去接受这个事实。我也从震惊,慢慢地去理解了他的想法。他每天一点点给我讲述他的,以及我的故事,让我慢慢补全关于我们两个人的漫长的历史。在一片黑暗的恐慌中,我也渐渐稳下了呼吸,在心中把拼图一片片拼凑了起来。
这是一个浪漫的故事。浪漫得像故事书里的童话,而且不真实得也像故事书里的童话。唯一缺少的,是一个童话般幸福的结局。
可我知道那并不只是“从此国王和王妃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我们是一起编织历史的人。”他向我解释着,“你会永远地见证我所创作的历史,而不是通过那些书本里的编纂。”
“我很高兴。”我对他笑了笑,“书本里的历史故事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你理解就好。”他抬头望向天空,“新的历史是为我们而存在的,整个世界将会是属于我们的。”
而我觉得这苍白的天空像一个白色的膜,把我和世界所隔开。
“我和你一样,同样是被有意图地制造出来的。可是我已经摆脱了牢笼——而你,也一样。”
“我会帮助你,创造你想要的历史。”我慢慢地重复,“会看着你成为最伟大的皇帝。”
“而你也会成为最伟大的行使者和见证人。”
他抬起我的手,在手背上留下轻轻的一吻。

3

在玛尔瑟斯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经常在尖塔的最顶层,看着塔下的玫瑰园发呆。
理所应当的,我害怕我不是最后一个艾莉丝泰莉亚。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为我就是那个他心中的艾莉丝泰莉亚。他对我的一举一动,都对之前的三十六个艾莉丝泰莉亚重复过;这个现在属于我的尖塔,也曾经有过三十六个主人;而我喜欢的那些历史书,都已经被三十六个人反复翻阅过。
“历史就是重复。”
他经常这样告诉我。
有些时候我非常确认自己和最初的艾莉丝泰莉亚如出一辙,承载着她的一切的我就是真正的王妃,一切都进入了正确的轨道。
可是更多的时候,我在思考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在这座尖塔里,看这些书本。
然而同时想到的,便是真正的艾莉丝泰莉亚肯定和我不同。
她深爱着玛尔瑟斯,深爱着这些历史,也自信得不会有这些怀疑。
在无数个夜晚,我会这样想着,崩溃着睡去。醒来之后,依旧埋藏好一切不安,露出笑脸,迎接着他的到来。
只要我看起来还是他能接受的模样,我就是真正的艾莉丝泰莉亚。
我是为他而生的。

4

真正的艾莉丝泰莉亚是怎样的,其实比历史更加地吸引我。
玛尔瑟斯将我培育成他记忆里第一次见到我的那个样子。但是谁也不知道遇到他之前的我到底是如何的。
我的亲人已经死去。
我亲人记忆里的我的幼年,也不是真切的。
而他心中的我,是不是也被无限美化过了呢?
同时我心中的他,是不是也被美化过了呢?
每一个艾莉丝泰莉亚都会爱上皇帝,成为皇妃。但是那真的是每一个艾莉丝泰莉亚所愿意的吗?

我愿意吗?
我愿意就这样在尖塔里,看着这样的历史发生吗?

直到很久以后,我终于理解了,我所坚信的“艾莉丝泰莉亚”,也不过是我想象的,我感觉的,一切都是来自道听途说。
如果是真正的艾莉丝泰莉亚,知道这样的计划,或许会直接地觉得,这一切都太疯狂了。她也许会无法接受,也许会提出反对,也许根本不会因为玛尔瑟斯所说的“一起见证历史”而感动。
而现在静静接受这一切的我,才是真正疯狂的人。

我终究不是真正的艾莉丝泰莉亚。
可我若不是她,又能是谁呢?又能去哪儿呢?

啊,为什么。
为什么仅仅赐予我身体,而不赐予我灵魂。

5

我只是玛尔瑟斯欲望的具象化,只是他内心的投影。
他有不灭的意志,不朽的身躯……而我却只有伪造的灵魂,他人的肉体。
可是他深爱着这样的我。
他沉睡在我的怀中,填满我所有的不安和迷茫。只要他认为我是真正的艾莉丝泰莉亚,我就不会失去我的存在意义。这便足够了。

历史,不过是人们嘴里传下来的故事。
我也只是一本聊以慰藉的历史书罢了。只要这个故事,能满足想看的人就够了。没人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也没人在意那是不是真的。

可是我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故事渴望着结局。

6

在一个被注定的夜晚,我和他一起在阳台上,望向远处。城市里闪耀的亮光,就好像是他深爱的星光一样。那是我们的城市,是历史舞台的中心。一切都要在那里继续上演,需要我的引导和注视。
可是我已经累了。
“不早了,外面这么凉,还是快进去吧。”他随手把外套披在我的肩上。
“……我在看一会儿。再看一小会儿。”我对他笑笑,“你先去休息吧。”
“好的。你也早点进屋休息。”他在我的脸颊上留下一吻,便进去了。

我想从尖塔中得到解放,但也不想离开我爱的人。
我想成为艾莉丝泰莉亚,但也不想仅仅只是一个复制人。
我想亲眼见证历史的展开,但也不想只拥有这一个人生目标。
……
我不想被思考禁锢了。我只想看见故事的结束。

我慢慢地踩上了阳台的围栏,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坠落比我想象得要缓慢。
我好像看到了第一个艾莉丝泰莉亚在玛尔瑟斯的怀中死去,第二个艾莉丝泰莉亚是个粗暴的女子,第三个艾莉丝泰莉亚把历史书扔出了窗外,第四个艾莉丝泰莉亚不喜欢庭院里的玫瑰,第五个艾莉丝泰莉亚每天都在窗台前写诗……
第十九个艾莉丝泰莉亚从尖塔逃走却被消灭,第二十个艾莉丝泰莉亚希望皇帝将自己杀死,第二十一个艾莉丝泰莉亚抓坏了自己美丽的脸和精致的身体,第二十二个艾莉丝泰莉亚将刀尖对准了皇帝的心脏……
大家都是失败的艾莉丝泰莉亚。
但是大家也都是完整的人。

离毁灭接近了。
这一刻,是我觉得自己最接近人的一刻。

我在下坠中,仰望着遥远的尖塔顶部温柔的灯光。
……感谢让我有这一次短暂的旅程,和成为我自己的机会。

7

“她是谁?”
柯斯托特正在抬起倒在玫瑰园中的人。玛尔瑟斯站在我身边,和我一起远远地看着那光景。
“……只是一个修剪花园的女工晕倒了而已。”玛尔瑟斯解释着。
“是吗……”
作为一个女工,她的服装显得有些精致。而且她身上的红色,是血液吗?还是玫瑰花瓣?
“总而言之,艾莉丝泰莉亚,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尖塔里了。这是永远属于你的地方。”
我抬头望向尖塔,和尖塔上方苍白的天空。
“我也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他说完,牵住了我的手。从他的手心传来的,是无机质的触感和温度。我们一起穿过盛开的玫瑰,向尖塔的大门走去。


评论(2)
热度(12)
©夏に実る | Powered by LOFTER